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赌气,赌掉三条人命  

2009-06-14 15:0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赌气,赌掉三条人命

 

                                                    1999年8月30日下午6点左右,重庆市万州区五桥行政中心宿舍4#楼二单元602#房间发生一起家庭恶性杀人致死惨案,房主的妻子、二女婿和幺女儿当场死亡。然而,谁也想象不到,这场悲剧的发生却是由家庭财产纠纷引起,双方互不相让,赌气才赌掉了这三条人命的。消息传出,人们惊讶万分,因为原本这是一个

                      和 睦 的 家 庭

    房主姓谭,是重庆市万州区五桥乡镇企业管理局的一名老职工。妻子宋孝珍,今年四十五岁,是一名家庭妇女。夫妻俩相依为命,相敬如宾,好不容易才拉扯大了三个女儿,个个出落得如花一般,令人羡慕不已。其中幺女儿谭雪梅长得最为漂亮,也最惹人喜爱。

大女儿长大成家立业后,二女儿跟着也与在重庆市江东机械厂研究所作技术员的佘兴杰结为伉俪。看着两个女儿都有了幸福的家庭,父母亲就把更多的目光落在了幺女儿谭雪梅的身上,希望她早日有一个美好的归宿。然而,事与愿违,谭雪梅的婚事却令父母伤透了心。

1996年7月,谭雪梅高中毕业后在家待业,她的父亲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托人把她安排进了五桥移民水厂工作。由于她的模样娇好,追求她的人自然不少,但她一个也没看上。父母的心就一直悬着。

唐洪是四川省资阳市酿酒机械厂的一名工人,因不满足现状,经人介绍,1996年他停薪留职来到了五桥,在五桥建筑工程总公司13分公司当经理,揽下了五桥移民水厂的部分修建工程。这一年他25岁,事业的发展令他多少有些春风得意的样子。尽管他自己长相并不是特别的英俊潇洒,但他却一眼就看上了谭雪梅,下决心非她不娶,平时有事无事就围着谭雪梅的身边转,频频发起爱的攻击。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姻缘吧,虽然开始时谭雪梅还是坚决拒绝了唐的追求,但终究经不住唐的软磨硬缠,答应建立了恋爱关系,令唐洪大喜过望。正当唐洪还沉浸在恋爱的甜蜜之中时,却遭到了谭的父母的坚决反对,一下子,他的心冷到了极点,但他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不甘心心上人就这样从自己的身边离去。于是,他一面找来同谭的父母关系较好的熟人从各方面做工作,一面强化与谭雪梅的关系。苦心人,天不负,无奈谭的父母只好勉强同意了这门亲事,但就是这门亲事给他们一家带来了灭顶之灾。去年农历的九月,唐洪心满意足地带着自己娇媚的妻子回到资阳老家举行了结婚仪式,不久就回到了五桥。

谭雪梅的父亲刚刚在单位分到了一套新房,回到五桥的唐洪夫妇,由于没有房子就暂时住进了岳父母的家中。此时二女儿一家也住了进来。这应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今年3月,谭雪梅又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三代同堂给这种幸福罩上了更加华丽的外衣。早上出门各干各的事,晚上一个个如燕归巢,吃完饭后,就聚在一起看电视,摆龙门阵,偶尔也会玩几下子扑克,围着小孩子说几句笑话,然后在欢声笑语中进入梦乡。其乐融融,令人羡慕。

                       瞬 间 的 悲 剧

    没有谁会料想到悲剧来得这样突然。

    1999年8月30日, 这是一个平静而燥热的下午,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悲剧的幽灵已经降临家门。

在承包建筑工程期间,唐洪一共挣了10多万元钱,除去结婚时的花销,还剩7万元,交由妻子保管。3月份唐洪陪妻子回资阳生孩子,5月回到五桥,仍住在岳父家中。此时唐洪已觉得一家三口这样长期下去总不是一个办法,7月初就与妻子商议买房,经过比较,在五桥供销社看上了一套住房,价钱4.9万元,分两次交清。第一笔预付款2.6万元,唐洪先写下了2万元的欠条,回家后向妻子拿钱,但妻子却支吾半天就是拿不出钱,最后才说自己与母亲、姐姐一起做生意垫了底,一时无法拿出。出于对妻子的恩爱和家庭的责任,唐洪心头掠过一阵不快,但却无法发作,只好打电话向姐姐借了2万元钱。第一笔预付款就这样交齐了。

按照协议规定,8月底,唐洪必须交齐第二笔房款,房产公司电话催促了好几次,他仍然没有想出其他办法,只好又向妻子追问钱的去向。此时唐的岳母宋孝珍答应8月30日上午到银行取款,可唐洪在银行门口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岳母的影子,只好悻悻地回到家里,一股无名火窝在心中难受。吃过午饭,唐洪夫妇到商场去初选了房屋装修的部分材料和电器。3点多钟刚回到家,房产公司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唐洪开始有些无好气地再次追问钱的事情,此时的谭雪梅似乎也有满腹怨气似的,有些不耐烦地对丈夫大声嚷道∶“这钱到时我来还,莫再问娘了!”唐洪一听妻子话中带话,顿时火冒三丈,开口骂道∶“你妈卖x,老子问你好多次了,不挣钱只晓得用钱,还嘴硬,你到底是啥意思?”于是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地骂开了,互不相让,话语越来越难听,火药的味道逐步加浓。

在争吵中,宋孝珍见女婿骂人越来越出格,而且几次骂到她,便开始站在女儿一方,用手指着唐的鼻子大骂∶“你这没得良心的东西,老子当初就反对你们结婚,老子不还钱!”此时的唐洪只觉得万箭穿心,而妻子又跑到另一个屋里去找纸和笔写离婚协议,眼见自己辛苦挣钱却落得如此下场,越想越气愤,越想越没得想头,好象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他瞪大眼睛气冲冲地走到岳母跟前,赌气似地一连五次质问,“还不还钱?我有没有良心?”那知岳母也不是一个轻易认输的人,一次比一次口气还硬,“不还钱,你没良心!”没有理智的唐洪顿时凶相毕露,顺手抓起一个榔头猛地朝岳母的头上砸去,可怜岳母还来不及哼一声就倒地身亡了。红了眼的唐洪并没有就此罢休,他来到正在另一间屋里埋头写离婚协议的妻子身旁,不由分说,抡起榔头就在其头上一阵猛敲,协议尚未写好的妻子也做了冤死鬼。

连杀两人之后,唐洪觉得总算出了一口恶气,显得镇静多了,心里也开始平静下来,拿出拖帕,洗去血迹,又把尸体移到一个房间。看见5个月的女儿在竹椅上大哭不止,便兑了一瓶奶粉喂她。然后坐在沙发上连续抽烟,同时给在单位上班的岳父打传呼。不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一看,二姐夫佘新杰回来了,唐突然想起一个栽赃的妙计,佘一进门,唐便质问∶“你借的钱还不还?”佘正疑惑之际,唐洪又猛地抓起榔头朝佘的头上砸去,佘头一偏未砸中,于是双方互掷东西在屋里抓打起来,唐洪几次想抓起榔头都被挡住了,他突然手急眼快地抓住茶几上的剪刀,用尽全身力气向佘刺去,佘被当场刺死。

一件令人震惊的特大杀人案就这样发生了。

                        狡 猾 的 凶 手

    谭某是在5点多钟接到女婿唐洪的传呼的,当时他下班后正在办公室与一名同事下象棋,双方鏖战正酣,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号码,估计没有什么大事,就没有顾上回电话,等到四局棋下完后,已接近6点钟,谭某才慢慢地往家走。他家在6楼,刚走到距门口第三步梯子时,发现有水从屋里流出,以为是女婿唐洪喊人来给他家打灶,就大声喊叫着敲门,可屋里始终不见动静。他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后,里面的木门却始终打不开,他用尽力气才推开一条缝,挤了进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他顿时惊呆了,只见二女婿佘新杰全身血迹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溅满血迹的唐洪光着上身站在一旁,谭急忙问道∶“你们啷个搞成这样?”边说边去看佘的伤势,与此同时谭看见自己的卧室里也血迹模糊地躺着妻子和女儿,顿时全身毛骨悚然,倒吸一口冷气,预感到自己的家庭已遭受了灭顶之灾。他怔了怔,不得不思考脱身之策。

在一旁静观事态的唐洪也已经感到事情的不妙,就把岳父推在沙发上坐下,十分凄惨地说道∶“爸爸,对不起,佘新杰把我老婆和妈妈都杀了,我只好把他杀了。”谭某预感到他是在编造谎言,但又不敢点破,就顺着他的话说∶“快点报警吧,要不去找医生来吧。”边说边去拿唐洪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被唐阻止。谭几次想跑出门外,也被唐拦阻。万般无奈,谭趁唐不备用力挣脱了出去,大声呼救∶我屋里杀了三个人……楼下技术监督局的一位干部帮忙报了案。公安干警十分神速地赶到现场,犯罪嫌疑人唐洪被当场抓获。

在接受审讯时,唐洪开始仍一直矢口否认是他杀了人。他说,他5点多钟回来时,见妻子和岳母都被杀死在卧室,就往外跑,见佘新杰也想杀他,双方就抓扯起来,不小心把佘杀死了,企图以此来为自己开脱罪责。但据现场分析和尸检情况来看,唐洪明显是在编造谎言欺骗法律。万州区公安局长周良贵亲自审讯了犯罪嫌疑人,展开强有力的攻心战,到次日凌晨4点多钟,案情水落石出,唐洪终于交待了全部作案经过,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无 尽 的 悲 哀

    这是一出由家庭财产纠纷引起,因双方恶言互不相让,赌气赌掉了三条人命,在瞬间发生的悲剧,给三个家庭造成了家破人亡的惨状,但留给人们的思索却是相当深刻的。

常言道,成家立业。本来唐洪拿钱买房是情理之中的事,只是岳母不该一再失信,这就奠定了悲剧的基础;而且又旧事重提,将当初拒绝同意他们的婚姻一并托出,拒不还钱还要骂人,使悲剧的基础不断得到强化;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妻子又反戈一击,离开还钱话题,反而要解体婚姻,一气不顺,于是悲剧的发生就不可避免了。据介绍,当时对面办公楼里一位下班未回家的干部,听见互掷东西的声音还吼了几声,见无动静,也就没过多的干涉,谁知悲剧就是在这时候发生的。

死者已矣,生者孓然。现在谭某连屋都害怕进去,他无法面对和接受这个悲剧,留给他的将是无尽的悲哀。

                                         全文35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