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朦胧夜色中,我是佛祖一个  

2009-06-14 15:16:48|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朦胧夜色中,我是佛祖一个

                                      陵 江 舟

一次同学聚会,听到了一句顺口溜:女人无情夫,活着不如猪。当时我脑袋 “嗡”的一声就炸开了。这世界真是太奇妙了,怎么眨眼之间,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竟解放得如此彻底了呢?丢下所谓的三从四德、贞节牌坊不说,就连东方女性最具实力的一点含蓄典雅的传统美德也荡然无存了。我的惊诧,自然遭到了十多年来不曾蒙面的哥们儿姐们儿猛烈的抨击。他们一个劲地指责我顽固不化,孺子难教。舞会上,大家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疯狂,发誓要刨回青春,全力张扬着“同学会,同学会,搞垮几对算几对”的旗帜。昔日羞涩的面纱在旋转的灯光下慢慢褪去。只我一人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样子。

这些年来,雨打浮萍,风系游丝,总算也多少长了一些见识。男人们在外面包二奶、寻开心的事已是家常便饭。有道是男人好色,英雄本色嘛。但对女人如此的主动和坦率,心里便有些诚惶诚恐。虽然工作之余,我也很喜欢与有些品味的女人在一起吹牛聊天,温柔体己的软语往往也能让外表温柔的异性掀起内心的波动。籍此满足腋下某种难以言说的欲望,甚至希望能够拥有的红颜知己,多多益善。检讨内心,多少还是属于瘾儿大胆儿小的那种。心动没有行动,从来不敢往那条路上想。正所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罢了。几年前,一个算命先生曾赠我箴言:渴望爱的浪漫,缺乏爱的主动;得到爱的暗示,却成了爱的逃兵。这大体就是对我内心的写照。因此,我绝对不是渴望家外有家的那种。

今年夏天,挚友升了仕途,酒席伺候。闲话之间,让我伸出左手看相,少顷便正色直言相告,弟乃万事俱备,只一样不可不戒,那就是色。色乃万恶之首,弟当切记切记,仕途就会一帆风顺。言罢哈哈大笑。此虽戏言,却更引起了我的警觉,我的那些小资情调被小心地锁在了后院。对仕途,我有满足感;对妻子,我有欣慰感。我不想让多年的努力化作浮云流水。

妻子是我的校友,在高校作讲师,向来对我在外的应酬不闻不问。她说,唉呀呀,不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嘛,顶多也就是干那事吧,有什么稀奇的呢!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有那些闲功夫,不如看几集电视剧,写几篇小论文。我还正想找个人做饭洗衣,替我当贤妻良母呢,何乐而不为?再怎么说,我也是正宫娘娘嘛!我感叹妻子的大彻大悟,也感谢妻子对我的信任与理解。  

那次聚会本来完了就完了,可是不久就滋长了新的故事。一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百无聊奈地看窗外,手机响了。“喂,哪位?”“唉,Χ长大人,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呐,猜猜我是谁吧?”一个甜美的女中音。她说,她是拨打114,查到单位电话,又从办公室主任口中得知了我的手机号码。“你是……”我在脑海中不断地搜索。“唉,算了算了,别猜了,就算我是一个活得特别烦的人,怎么样?生活不错吧,工作好吧,夫人贤惠吧……”一连串的话语使我的思路短路了。一时,我既猜不出她是谁,也不知该如何溜号。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桃花运了。“您总不会忘记上次的同学会吧?”她的提醒终于让我看到了电话那边的她的模样,那是我们的一朵校花,曾经骄傲地开在校园的各种交际场上,可远观而不可近玩焉,我曾经为她的玉照题写过一首小诗,感动了她一个不眠的夜晚。大学毕业后,秀发后抛下无数追逐的目光,她独自去了武汉,嫁给了一个银行家。再后来就看到她也落寞地开在那次同学会的一个角落边,既不跳舞,也少与人答话。她说,唉,那次聚会只有你给我的印象最深,如今要找你这样的男人真是太少了,没想到,你在仕途上奔波多年还没有被濡染变色。我忙说,谢谢你的取笑,人都是生活在画片下面的,时光的流水早已冲去了多年前的记忆,彼此的内心变得不认识了,陌生了。她说,正因为陌生,才最真诚,心中的话才好说出口呵。一颗不安分的心写在她的脸上。

第二天,第三天;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几乎每天下午都接到她的电话。我想,这下完了,我多年苦行僧般筑起来的堤坝恐怕就要溃于一旦了。我竭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请问,你天天打电话有什么事嘛?如果方便,我可以给你帮忙。唉呀呀,你们这些人呐,简直是得了一种职业病,成天高高在上,以为别人一打电话,就是需要帮忙,求你办事,告诉你,本小姐对你一无所求,不带任何目的,也不求你帮任何忙,办任何事,别自以为是,好不好?说罢,就有些恼怒地挂了电话。我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天,午睡刚起,她的电话又来了,一面请我原谅昨天的不恭,一面说,我其实就是想找一个人说说话,解乏,我的天空需要一个倾诉的角落。天,我怎么这么倒楣,成了女人打发时光的一种工具了,但旋即我的心又被一种幸福的感觉包围着。我说,你说吧,我听着就是了,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权当我是一堵墙吧。真的?她的声音立刻显出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可接着调子又低了下来。你要真是一堵墙就好了,可惜你不是一堵墙,你只是别人的一堵墙,你不是我的一堵墙。我已经嗅出了一种异常的气味,我知道一颗躁动的心正在春潮涌动。

从这以后,我们的话题逐渐转入轻松,转入私密。我知道了她很富有,但活得并不愉快;她知道了我的婚姻很平静,但生活也多有艰辛。“到武汉来散散心吧,要不我先把机票寄过来。”有一次,她在电话中发出了邀请。我的心在希望的田野上荡漾着。

机会终于来了。上月初,我要到武汉去参加一个三峡移民对口支援工作会议。我把这个消息用最快的速度告诉了她。“真的?我老公昨天也到欧洲去了,你早点过来吧,我到机场来接你。”我们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走出机舱,我的眼睛一下就明亮了起来。在机场检票口,打扮非常时髦的她,正垫起脚尖不停地向我招手。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向她迅跑,一下子把她揽在怀里,久久不愿松开,惹得周围的人们投来羡艳的目光驻足观望。那一刻,我们的心怦怦地跳在了一起。她喘着娇气,喃喃说道:“可把你盼来了,这不是在做梦吧。”她把我接到早已在全市最豪华的宾馆预定的房间,少不了又是一阵缠绵的亲吻。只听她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先去洗澡吧,水已经放好了。”说着,递给我一个大包,打开一看,全是名牌服装。我的心隐隐地感到一丝哽塞的不快,甚至觉出了我们之间那种不可逾越的距离,但我还是很顺从地进了洗澡间。换上她准备的衣服一出来,她就在我前后左右仔细地看了一遍,像是欣赏一件得意的工艺品。“怎么样?”她的问话突然给我一种怪怪的感觉。“一件赝品。”我的回答很平淡,我的心里更加的落寞。也许就在那一刻,改变了我们之间可能延续的故事。

接下来,我们到了黄鹤楼,到了汉正街,到各种名特小吃店吃,到各种娱乐场所玩,俨如一对蜜月的夫妻。等我们从夜巴黎迪厅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点钟了,她好像还意犹未尽,又去了江边公园内的一家酒吧。她说,今天是她最快乐的一天了,她的心里压抑得太久了,谢谢我给她带来欢乐。她含情脉脉的样子,欲说还休。我说,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玩吧,先送你回家,好吗?她的家在新区的一栋别墅里。她一进屋,就醉意朦胧的倒在了床上,一边说,就在这里陪我,一边又转瞬进入了梦乡。我关了灯,悄悄离去。

从她的家里出来,我没了一丝睡意,又独自来到江边公园。朦胧夜色中,树影婆娑,夜风瑟瑟,三三两两的情人们是不眠的风景。远远地望着酒吧里朦胧的灯光,我的脑海里不断地闪现出她倒在床上的娇媚的睡姿,要是刚才……,腋下的那种念头一出现,我突然就有了一种后怕的感觉。我不想惹火烧身。我应该早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游戏。

早上醒来,我还没有起床,她就打来了电话,说昨晚有些失态,让我过去共进早餐。我借故要去码头接同伴。晚上,等到她再次打来电话时,我便与同伴一道去了她家。她已经感觉出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大家无聊地寒喧了一回,大约11点钟,我借口开会要准备材料,便与同伴一道回到了宾馆。告别时,我特意戴上妻子给我买的手套,说,再见吧。她有些夸张地说,好温暖哇。我说,是啊,有了妻子的温暖,我人生所有的冬天都不存在了。

三天后,我回到了我的小城,欢快地如一支小鸟走在回家的路上。武汉之行,我终于当了一回佛祖。后来,她又打来几次电话,她说,但愿我们的故事还会继续。(全文约3300字)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