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找一个回家的理由  

2009-06-14 15:04:42|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回家理由

                                                               陵 江 舟

夜风是从江边吹过来的,月亮在窗外很冷地悬着,街上的灯光夹杂着轮船夜航的笛声,也总是显出模糊的样子,我的记忆和联想又开始盘存,被妻子踢出家门今天已经是第六天了。

我也说不清妻子为什么会对我如此痛恨,想当初多少忘情的故事直撩得人心驰神荡,也曾经发誓一辈子不吵架,一辈子不分手,把“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里枝”的诗句铭刻在蔚蓝色的小手绢上。过去的一切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吗?

相处十余年后,那些曾经爱意四溢的廉价字句已很难再从头说起。最开始我们都在一所中学教书,学校把唯一的一套套房分给了我们,但户头却挂在妻子的名下,房租从妻子的工资里扣除,妻子理所当然地以房东自居,偶有吵架,最让人心悸的就是她噘起小嘴,大吼一声:滚出去!但那时多少还有一些恼怒和怨怼的分子在里面,笑笑,也就罢了。后来我到了一个县级机关,她也调到了附近的学校,家就安在学校,这时她的理由更充分了,时不时就说,离了我,你连一个窝就没有地方放。一吵架,她把门“轰”地一关,我就成了一个夜游神了。再后来,我在单位也有了房,那是我据理力争才弄到手的两室一厅的底楼,家搬进了城里的我的房屋,我想这下总可以洗掉过去的耻辱,这下该轮到我扬眉吐气地说“滚出去”了。可由于她工作的出色,不久她又调进了市区,为了她工作的方便和孩子能接受好一点的教育,我只好尾随而至。好在她也没房,租房住,她应该没有理由叫我“滚出去”了,我想。

六天前的那个晚上,我一个人坐在电脑旁边写文章,没有任何预兆,只是为一句话回答得迟了些,就惹得她如狮子般地吼叫起来:滚出去!我也终于忍无可忍了,十多年的怨气一股脑儿地发泄出来。动口动手互相揭短,用最恶劣的语言伤害对方。我理解她从中学到大学的压力,职称的不顺利,儿子的执拗都惹得她心烦,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数落我的不是,数落我的家人,冷不防就把一大堆材料迎面掷来,气急败坏地骂道:从今以后你再进这个门槛就要搭破脑壳,摔断脚杆!我把眼睛怔怔地望着她,我真不相信她能说出这种绝情的话来。夫妻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什么留念的呢?我说:滚就滚!但我心还是有所不甘,于是又补充道:请你把话再说得绝对一点,我相信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展的必然。她说谅你也没有那个胆量,你哪里还像一个男子汉,哪次说话算了数!你要还是一个人,不,你是一条狗,比狗还不如,立马从这里滚出去!接着又把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姐姐妹妹数落了一遍,但我还是退后一步想,一个大男人,跟老婆钉是钉卯是卯的,有什么意思呢?最后还是犟不过她,不如将就着。于是我首先举起了白旗,我说,今天不跟你说了,明天我还要去下乡。可她却坚决不依不饶,越发闹得起劲,你再进这个屋,明天坐车就要搭破脑壳,摔断脚杆。我不知道她良心有否受到谴责,我本来也不是一个相信迷信的人,可听她这么一骂,我的心里突然一紧,把门用力一关,独自一人闷闷地睡下了,可哪里睡得着?第二天,我根本无心工作,一路上就在想着她那句话的应验。我死本不足惜,只是挂念多病的父亲和体弱的母亲。谢天谢地,晚上十点我终于还是安全地回到了家中。刚一坐下,心还在窃喜,她又骂起来了:脚杆断,脚杆断,脚杆断!真是歹毒不过妇人心。我越来越难以忍受了,我不再抱任何希望,慢慢地把几件换洗衣服和牙膏牙刷毛巾,用一个纸袋拎着,我觉得家庭原来还不如一个纸袋。在我开门离开的那一瞬间,我好想她说一句挽留的话,可她却冷冷地说道:把钥匙拿出来!我于是愤愤地把门关得如山响,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被妻子踢出了家门。一天过去了,又是一天,我找不到回家的理由。然而,最讨厌的还是那些同事,平时看他们一个个都很生动都很可爱的样子,可到了下班时,突然间都变得“丑陋”起来,他们比任何时候都热情:喂,老兄,今天又不回去呀?今天晚上又要到哪里去晃?你还有第二个家?老婆打电话,我可不会作伪证罗!我只好一边讪讪地笑笑,生怕被他们看出了破绽。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真正属于我自己。

    我知道妻子也有妻子的道理。她说她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得凶,可心里天天在挂念着我。她见我去发廊洗了几次头进了几次夜总会与比她年轻的女孩子跳了几次舞,总是耿耿于怀,甚至怀疑我在外面有什么不轨行为,怕我把晦气带回来了,哪个要你就到那里去,骂我结交的一些朋友是狐群狗党,说我没有人性,没有人格,按照她的逻辑,此时的我不知又该到哪里哪里去了。为此,她常常暗中跟踪我,偷听我的电话,查看我的日记,检查我的办公室抽屉,阅读我的传呼,点验我的收入,我越来越觉得有些憋闷了。不管我怎么解释,她总是不相信。她不在乎这个家,我也不想这样过了。

今夜,我是一个不回家的人。看着我们都是才男才女的样子,别人都以为我们很般配,都说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里面的辛酸和苦处。我在单位并没有什么地位,可她却把报纸上、电视里某些人的丑态都嫁在我的头上。她的哥哥在一所小学教书,想调动一下,我也去求了人,也去烧了香,说了好话,但是最终事情却没有办成,只能是人微言轻。她总认为是我没有尽力,不愿意给自己的人办事。其实我也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为什么不愿意自己的亲人能有所作为呢?看着她成天被教学任务所挤压,我有意对她体贴和关爱,她说你是有求于我;她说从今以后别碰我就算是爱我了,我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能不能换一种生活的方式,为什么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好多时候,我都有一种离婚的欲望,可她好像是猜透了我的心里一样,以我生活的方式,我接受的教育和我工作的性质,是不可能作出那样的选择的,我想起身边的很多人,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他们没有离婚,他们也生活得并不幸福,但他们乐意这样过。

今夜,我真的找不到一个回家的理由。人们常说,男人离开了女人就会堕落,我总是不相信,可我实在找不到有什么事情值得去做。没有了家的牵挂和妻的烦扰,我只能去茶馆斗地主,打麻将,扯金花,用金钱的输赢来忘却白天恼人伤心的人和事,等到老板打痒,我只好又回到我原来的那套房子里去,虽然没有了家具,但还有一张妻子过去为我铺的床,我一个人躺在那里,心情似乎也并不坏,生活好像就是这样了。突然之间,我的心里还是有了一种泪水欲涌的感觉。不知明天又将是一副什么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