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回 家 过 年  

2009-06-14 15:05:39|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家 过 年

陵江舟

我是在突然之间才有了这么一种想法。无奈地长年累月在外奔波,带着老婆和孩子,能够常常回家过年,有时侯真的只剩下一种复杂的感觉了。等到鞭炮炸响,春联染红,满街的脚步也变得急促和匆忙起来,于是,带着很烈的一点冲动和憋了一年的一口气,走,回家罗!

 

其实,每一年春节来临,我总要想方设法寻找一个无法拒绝的理由,总要回到那个迎接我的第一声啼哭和我的第一次童便的故乡的家,而妻子老是抱怨为什么不回她的家?为什么不在自己的家里过春节?甚至怀疑我是否有什么“小芳”在等待?为此,有时难免还要生出一些怨怼,甚至忿恨。我想,她今生永远都无法理解我对老家的眷念和依恋,永远都无法理解那几步长长短短的石梯和几棵已没了多少绿叶的古树对我的魅力。总之是拿我没办法,只好收拾起沉甸甸的行装和已经疲惫的心囊,牵着儿子的手,跟我一起回家。绻缩在拥挤不堪的车厢里,辗转在南来北往的路途上,我的心总是变得很脆弱,看着路边几个玩童,偶尔遇上几个多少有些类似的乡音,总要闪过酸酸的念头。好在,拍过几眼石桥,折下几枚青枝,转眼间,老家也就在眼前了。

 

老家还是那个老家,熟悉的乡音又在耳边响起。小猪在闹,小狗在叫,小猫在跑,小鸡在跳。过去的记忆回来了,屋后还是那条小溪,门前还是挂着那面瘦坡。我是十九岁那年才离开老家的,至今已经十四年了。站在村口张望的十四年前的母亲早已不是今天的母亲了,曾经的语似山响的母亲哪里去了呢?曾经的行走如风的母亲哪里去了呢?脸上的红润没有了,只是满脸的苍老和有些木纳的表情被白的头发所浸染。在母亲伸手接过行李的那一瞬,我突然间感到很孤独,很凄凉,很陌生,人啊真是太不堪一击了。我记起很小的时候,母亲很麻利地杀鸡宰鸭煮年饭的情景,但那绝不是今天的情景了。说着话,我的眼泪就顺着流了下来,我仿佛看见母亲的肩头也有些抽动了。只有儿子在一旁显出莫明的诧异和可笑样子。

 

我出生在这个地方,儿子已用不着记住这个地方了,这里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太多直接的联系了,但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溪一水却与我有着很深很深的血肉成份。吃了年饭,照例要到处去看一看,走一走,照例要去看看满山的青苗,照例要到祖先的坟墓边去垒土,去作揖。说着令老祖宗听觉有些费力有些变调的乡音,我想我已经属于他乡了,离家实在是太远了。多年以前,我曾站在大槐树下努力遥想着外面的世界,冥冥之中却似乎注定要离开这里,我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我在城里是有一个家的,有一个娇媚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日子也能一天一天地对付。可为了儿子能够受到更加良好的教育,我们不得不离开那里到学校的附近去租房,白白花掉很多的租金。但我们都认了,因为毕竟有一种希望支撑着我们不停地向前走。可儿子却全不理会这些,总是由着性子我行我素,故意做出一些事来怄人,常常被老师留得很晚,却连在大学教书的妻子也被他的小学教师狠狠地教育了一顿,以至于落下羞愧而抬不起头的泪来。我出差归来还不得不在晚上十点之后提着一个小小的礼包去陪着笑脸,去求情。我真的累了,好想回家过年去寻找一点好的心情。

 

扫墓回来,总惦记着那些依旧生活在这里的儿时的伙伴,总想到他们中去拾掇一种感觉。他们或许已经忘记了这里就是他们的故乡,他们一个个都围绕在麻将桌边,忙着糊牌,懒得理我,偶尔礼貌性地说起过去,至多也只是笑笑而已。然后,就把我拉到桌边,要我和他们一起玩牌,我说不会,他们是绝对的不相信,又是搬凳子,又是让位置,格外殷勤地劝我教我,无奈只好坐上桌子,也算寻到一个说话的由头。我和妻子都是大学毕业,他们都以为我是很有钱的人,所以一个个尽显其能,讪笑着把我的钱瓜分了。本来我想我是绝不会去赢他们的钱的,无论如何,我要在他们面前绷一回面子。回家后,我独自一人倚在门槛边,望着天上的月亮,月亮依然如儿时一样明亮,却并没有透明的感觉,我无话可说,我理解他们,我只是觉得我很悲伤,故乡的土地太陌生了。其实我似乎也该庆幸我离开了这里,我的心如空空的行囊。母亲说他们都把你当冤大头了,一边十分惋惜地问输了多少,一边骂那些人没有良心,扯动的风箱发出闷闷的叹息声。在我的梦里,故乡是笼着轻纱的音符,是铺满落叶的小径,是充满诗情画意的仙境。我仿佛觉得,自己与故乡已有了太多的格格不入的东西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我每月也只有几百元的工资,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有钱,日子也如苦行僧一样。

 

好在我终于是要离开这里的,几天下来,早已没有依依不舍的感觉了,我恨不得快点离开这里,甚至希望永远别再回来。在城里,还有无数的烦恼和苦闷等着我去消受,去排解;有繁杂的公务和关系要应对。我无法停下匆忙的脚步。不知开学时又要交多少书学费?又有多少人情账要还?车开了,只把故乡留在了故乡,母亲扶着患过脑溢血的父亲,泪水不断地流。我的心一下子又悬起来了,一阵一阵地紧,啊,再见吧故乡!我不知道当我的父母,我的亲人一个个离开人世之后,我会不会还有回到这里的理由呢?那时的故乡又该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回家又是一种什么感受呢?是否只有等到儿子的儿子长大以后,才会偶尔问起这里,问起祖籍呢?

 

E-mail:ljz0216@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