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竹 枝 三 峡  

2010-03-28 18:49:12|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三峡文艺》2010年第二期第10页。刊《重庆文艺》2010年第二期)

 

 

 

 

竹 枝 三 峡

 

江心波光渺渺,江街华灯初上,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开始三三两两来到南北滨江路的群众文化广场,唱歌,跳舞,敲竹琴,荡秋千,沐江风,观江景。

这是一个平常的周末。三峡库区腹心的山城万州17号码头。漂亮而优雅的导游小姐左手握着半导体小广播,右手不停地挥动着彩色小旗帜,正对着还在岸上夜市流连侃价的游客喊话。在她的后,一艘豪华游轮正在鸣笛,拔锚。随着游轮的徐徐起航,又一批来自海内外的游客,踏上了令人神往和激动的长江三峡游。

千百年来,以雄、奇、险、峻、幽著称于世的长江三峡,象一块巨大的磁石一样散发出无穷的魔力,吸引着历代无数文人墨客前往游览。因此,与其说三峡游正随着库区水位的高度在一天天升温,不如说这种热度从来就不曾降过温。至少在一千多年前的唐代,长江三峡就已经是一条备受恩宠的旅游热线了。先后游览的历代著名文人以李白、杜甫等为代表不计其数,传世的诗文更是浩如烟海。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葳蕤绵延的一条大峡谷,却饱蘸着如此厚重的文化琼浆,这在世界旅游史上恐怕也是少见的。

今天,我们徜徉在这条旅游热线之中,除了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更为蕴藏在神奇的三峡自然风光之中的文化意蕴所折服。走进三峡,仿佛走进了一条与历代先贤对话的文明长廊,心里体验朝辞白帝彩云间的轻松愉悦,脑中却早已构思起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神女传说一边还在为意态由来画不成的王昭君扼腕喟叹,一边却又在为至今仍然无解的古代巴人悬棺罗列假设。抬头望去,眼前是史无前例的高峡平湖,峡江两岸却一浪一浪地翻卷着满坡的红叶,一只只若即若离的猿猴矫健地穿梭其间而如谜一般的神龙架野人却又把我们的视线拉得老长老远。所有这些,处处都显示着自然三峡和文化三峡交相辉映的无穷魅力和永久韵味。这是一块神秘的土地,这里书写着中华民族悠久的文化遗产最可宝贵的一部分。而经由唐代著名文学家刘禹锡之手,根据三峡民歌创作的一种新型文学体裁竹枝词,便是这种魅力和韵味的一种延续,一种升华。   

劳者歌其事。正如福建茶农采茶唱茶歌山东渔民打鱼唱渔歌,陕北高原流行信天游一样古代巴人生活在三峡地区喜欢唱的民歌就是竹枝词。竹枝词也被称作巴渝辞,那时候,峡江两岸几乎无处不闻,无人不。朱自清在他的《中国歌谣》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最早的山歌是竹枝词,发现的时候,已是中唐。”

喜歌好舞,载歌载舞,乐其中,民歌文化的普遍现象。真正的竹枝词在最初的时候也是一种集曲、乐、歌、舞于一体的综合表演艺术。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在他的《子虚赋》中对巴渝民歌有过这样的描绘:千人唱,万人和,山陵为之震动,川谷为之荡波”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三峡儿女当年唱竹枝词的场面之浩大,声势之磅礴,景象之壮观,人数之众多。不仅达官贵人可以唱,贩夫走卒也可以唱;不仅白天可以唱,夜晚也可以唱,就是乡下骑着牛儿放牧的巴女也可以兴之所至地随口吟唱。每逢佳节和祭祀之时,三峡儿女往往聚集在一起,有的吹着悠扬的笛子,有的击打宏大的鼓,更多的人则扯开喉咙,此唱彼和,而且还一边唱歌,一边扬起衣袖随着音乐的节拍翩翩起舞。即使到了宋代诗人陆游为官三峡的时候,仍然可见通衢舞竹枝的壮阔场面。 其情其景,完全可以与我们今天三峡地区广泛流行的群众广场歌舞相媲美。

如果我们愿意张开想象的翅膀,这样的场景在情侣们看来也许是特别的纯粹,有如电影《泰坦尼克》给我们展示的那样特别浪漫的一种体验。但我们不要忘记,这是在生产条件极其恶劣、物质财富非常匮乏的古代三峡地区,竹枝词的产生固然可以让人产生原始的歌舞升平的浪漫联想但它一定不是一种脱离了劳动本身的纯粹的艺术,一定也有着某种为生活环境所迫不得不如此的因素存在。

不过,古代巴人表演竹枝词歌舞的具体情景,我们今天已经无从知晓,只从文人所作的竹枝词中,还可依稀看到远古竹枝词的一丝原貌。晚唐著名文人孙光宪《竹枝词》二首。其中的一首是这样的:  

 乱绳千结<竹枝>绊人深<女儿>, 越罗万丈<竹枝>表长寻<女儿>。  

 杨柳在身<竹枝>垂意绪<女儿>, 藕花落尽<竹枝>见莲心<女儿>  

孙光宪的《竹枝词》告诉我们,古代三峡儿女所唱竹枝词的句型是上四下三的七言句,而且在每句第四个字后加上衬词竹枝,每句句末加上衬词女儿。每一个七言句都分成两段唱,每段之后都有和声。往往一人主唱停顿之时,许多人便一起和唱“竹枝”、“女儿”,这就是司马相如所说“一人唱,千人和这里的“”当然只是虚数,表示“许多”,并不实指。这就是《竹枝词》的本来样式

竹枝女儿这两个衬词的确切意义到底是什么呢?今天从汉语词义已经无法解释。也许因为竹是三峡地区最常见最广泛又与巴人生活最密切相关的一种植物,也许因为竹有着虚怀若谷的寓意,也许因为竹象征着高风亮节的一种品格,因此巴人常常围绕在竹林中唱歌,可能手握竹枝。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一些地方保留有一种摇竹的古老习俗除夕之夜,新年的钟声敲响之时,父母吩咐未成年的儿女来到竹林,双手紧紧抱住最最粗壮的竹子,一边用力摇动,一边唱儿歌:竹儿爹,竹儿娘,长到竹儿一样长,长大了,讨个大婆娘。显然,在这里,竹已经成了一种美好的祈祷和愿望的化身。也可以说,人们是在用这样的方式祭竹,拜竹。在古代文人士大夫眼里,松竹梅并列为岁寒三友,显然竹也是一种象征,一种寄托。加上民歌《竹枝词》在歌唱的时候第一个衬词就是“竹枝”,所有这些,大概就是《竹枝词》之所以用竹枝”命名的理由吧

2009年有一部风靡全球的美国3D电影,叫做《阿凡达》,夺取了全球票房年度冠军。影片为我们展示了潘多拉星球上原始的纳美人在与猛兽和地球人搏斗时,往往手持弓箭等武器集聚在一起,并伴以大声吼叫的情景。这其实也是原始部落与异族发生争斗或者集体捕猎时的情景的再现。我们可以想象,巴人生活的古代三峡地区,地广人稀,木茂盛,野兽出没繁多,在生产生活中一定会出现类似巫术的众人持械围猎吼叫的场面。这种集体吼叫的发声也许就是“竹枝”,就是“女儿”。从这个意义上说,《竹枝词》中“竹枝”和“女儿”的和声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就是一种吼叫的成分,并无实质意义

在这里,“竹枝”和“女儿”的吼叫已经被巴人异化为一种工具。其实,这种把声音作为征服工具的例子,从古至今,层出不穷。《华阳国志·巴志》记载了一个武王伐纣前歌后舞的故事。公元前十一世纪周武王率领巴、渝各地的氏族兵士,去讨伐殷纣王,结果,凭借着巴人吼声整天的歌舞大败殷纣王当然更精彩的还要数《三国演义》燕人张翼德长坂坡大吼三声便呵退曹孟德百万大军,令曹军猛将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今天,运用声音的例子更加随处可见,小时候在乡下走夜路时我们会故意高声叫喊以壮胆。在城里,呼啸而过的警笛声更会令犯罪分子心惊胆寒,抱头鼠窜

岁月沧桑,世事变迁,虽然流传三峡地区的民歌竹枝词的歌舞已经不复再现,但歌词部分由于唐代文学家刘禹锡的大力推广和创新步人文坛,并大放光芒,展现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 

让我们再一次诵读下面这段流传千古的经典文字吧—-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这是我们很多人都曾经作为人生座右铭而倍加珍爱的一篇奇文——《陋室铭》,它的作者是被人称为诗豪的刘禹锡,唐朝的一位著名文学家。文章的字里行间不仅蕴涵着深刻的哲学道理,而且把作者内心那种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的昂扬洒脱之气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作为一个文学家,其作品在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洗礼愈加光彩依旧,单是这一点便足以令其彪炳千秋。然而,刘禹锡在文学史上还有另一项巨大贡献,那就是,将一直处于草根山野之间的三峡民歌《竹枝词》引入了大唐的文化宫殿,并逐渐成为一种崭新的诗体形式。如果没有刘禹锡,很难说,《竹枝词》会最终从三峡地区融入到大唐的文化洪流之中。鲁迅在《门外文谈》中说:“唐朝的《竹枝词》和《柳枝词》之类原都是无名氏的创作”,“偶尔一点为文人所见往往倒吃惊自己的作品中作为新的养料刘禹锡正是这样一位民间文学吸取养料,开创了唐代文学新风,文学发展影响极其深远文人

刘禹锡是中国文学史上了不起的一位文学家,很早便表现出卓越的诗情才艺。19游学长安,很快便名噪京城。21中进士。不久,升任太子校书监察御史,并参与王叔文革新,因此进入了核心层。那时候的刘禹锡真可谓平步青云、春风得意,他仕途很快进入了人生最辉煌时期。然而,这种太顺了的人生历程对于一个文学家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也许正应了西游记唐僧西天取经的宿命,必须得经过九九八十一难,方才修成正果。 所以,刘禹锡的仕途好景并不长。随着王叔文的革新失败,他被发配郎州司马,而且被打入另册“纵逢恩赦,不在量移之列就是说,即便遇到天下大赦,刘禹锡也不在大赦之中。

不过,刘禹锡在文学上的光辉毕竟是同时代的佼佼者,其他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掩盖。在流放了10之后他终于被召回京城长安。 只可惜刘禹锡毕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回到长安时正值大好春光一天,刘禹锡突然萌动了赏春的闲情雅致便邀约一帮朋友来到城中玄都观游玩。此时,满园桃花姹紫嫣红,妩媚娇羞,灼灼照人。与流放蛮荒之地的境遇不可同日而语,刘禹锡触景生情,诗兴大发,顺手便写下了《游玄都观》: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此诗一出,满朝哗然,人们不得不佩服刘禹锡的文学才能。然而,“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这样的诗句虽然痛快地浇透了诗人心中抑郁10年之久的块垒,却也分明触痛了某些人的隐私,气得当朝新贵们如鲠在喉,肚子里窝着的一股无名火,不吐不快。对于一个毫无心计,一心只想写出锦绣文章的刘禹锡来说,结果可想而知。他再次被发配柳州刺史,后连州刺史。

好在刘禹锡终于熬到了裴度宰相的那一天他好不容易又回到了长安。在我们看来,春天本来是给人以郁郁希望和生机的季节,但不知何故,刘禹锡的命运却总是因为春天而陡然降落。这次他回到长安,按说,吃一堑长一智,如此聪明的刘禹锡应该不会重蹈覆辙。哪知他的头脑却真如榆木疙瘩一个,呆头呆脑,偏偏就那么一点也不开窍呢?此时又值暮春时节,刘禹锡鬼使神差地又来到了玄都观故地重游。在诗人的想象中也许桃花依旧笑春风呢,可等他到了玄都观,却只见满地燕麦和野葵。原来,当年栽种看护桃树的道士已经驾鹤西去,观里的桃树因无看护,已枯死大半了。 

满目忧伤一下子涌入了刘禹锡的心底,联想起自己起伏不定的人生遭遇,他哪里顾得上什么忌讳,万千感慨奔来笔端,于是下《再游玄都观

百亩中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花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时间是磨砺一切的秘方。但14年的时光荏苒,却没有让刘禹锡的性格发生一丁点改变。14年前是藐视权贵——“尽是刘郎去后栽”,14年后呢,却又笑傲权贵——“前度刘郎今又来”。我行我素,我自岿然,遗世独立,豪气直上云霄,这样的文学家,真是可爱到了极点了。只是刘禹锡不得不再次踏上了被放逐的迢遥之路——夔州。

不过,作为今天的三峡人,我们真要好好感谢刘禹锡的这次放逐。也许正是孟子所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吧。正是因为刘禹锡的到来,三峡民歌《竹枝词》才走出了峡江,走出了山野,走进了大唐的灿烂文化。这也是“诗人不幸诗歌幸”的一个例证吧。

大约刘禹锡心中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春天情结吧。他是在公元821被贬夔州的。第二年初春的一天,江风轻抚,春光和煦野花初放,草木绿,已经50多岁的刘禹锡掩饰不住内心对春天的一往情深,来了今天巫山县一个小山村,他看着山民们吹着短笛,敲着鼓点,一边竹枝词对歌、赛歌,一边扬起衣袖,放纵舞蹈人生失意之时,歌谣也是抚平内心波澜的一剂良药不知不觉,洒脱率性的刘禹锡终于也踏着节拍与山民们一起联袂跳舞,一起欢呼喊叫,一起放声豪唱起竹枝民歌了。个人的遭遇一旦融入到人民群众之中,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从那以后,在三峡儿女歌唱《竹枝词》的人群中,人们常常可以看到刘禹锡与山民们其乐融融翩翩起舞的身影。然而,回到寓所,刘禹锡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耳边萦绕的满是《竹枝词》的动人词曲想起屈原学习民歌写《九歌》的情景刘禹锡急忙挑灯夜起,反复研习,终于民歌《竹枝词诗化为一种新的诗歌体裁,创作了《竹枝词九首并序》《竹枝词二首》。

如果站在今天的角度来评价刘禹锡的文学成就,正是因为刘禹锡创作《竹枝词》的成功,才更使得他的文学光辉显得那么光亮,那么耀眼。刘禹锡的《竹枝词》,可以说,篇篇都是精品,句句都耐人咀嚼,意味深长,却又深入浅出,明白晓畅。在他的笔下,写离恨别愁:南人上来歌一曲,北人莫上动乡情写男女恋情: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写人生际遇: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竹枝词终于吐露芳华,给正值文学史上诗歌盛宴的中唐诗坛带来一股清新别致的山野之风,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北宋诗人黄庭坚对刘禹锡的评价首屈一指“刘梦得《竹枝》九章,词意高妙,元和间诚可以独步。”清代翁方纲评说刘禹锡“以竹枝歌谣之调,而造老杜诗史之地位。”

可能连诗人自己也没有想到,三峡民歌《竹枝词》从此走上了一条由野唱到宫廷由民间吟咏到文人仿写由祭拜赛神到记叙人生感悟之路,最后竟然孕育一种风格别样的新型文学体裁。历代诗人竞相效仿,《竹枝词》中国文学史大放光芒,传唱不衰。

三峡民歌《竹枝词的被发现、创新和传播是文学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三峡儿女对于中华文明的卓越贡献。  

但是,从史料可知,刘禹锡并不是第一个拟写竹枝词的文人。与刘禹锡同时代的另一位大诗人白居易,他比刘禹锡早3年来到三峡,任忠州刺史,在诗中屡屡提到歌唱竹枝的情形,同时还写了四首竹枝词》,不过,他的竹枝词多是聆听时的感受。其中的一首是这样写的:

江畔谁人唱竹枝,前声断咽后声迟。

怪来调苦缘词苦,多是通州司马诗。

揣摩诗意我们知道,其实白居易也不是第一个拟写《竹枝词》的文人,在他之前还有“通州司马”。这个通州司马是谁呢?他就是元稹。元稹在元和十年至元和十三年(公元815—818)任通州(今达川市)司马,途径三峡时巳创作过《竹枝词》。据此推断,真正第一个写《竹枝词》的文人应该是元稹。只是元稹创作的《竹枝词》佚失不传,我们今天已经无法见到了。

真正有记载的最先写《竹枝词》的文人当数顾况。顾况肃宗至德(公元756年)进士,他的诗作刘禹锡的《竹枝词九首》约早70年。《全唐诗》载有顾况《竹枝曲》:

 帝子苍梧不复归,洞庭叶下荆云飞。

巴人夜唱竹枝后,肠断晓猿声渐稀。

顾况《竹枝曲》,是现在所能够看到的最早的竹枝”了。不过,对于谁是第一个拟写《竹枝词》的文人,相信有关学者还会有更多的义理和考据。但是,我们所确切知道的却是这样的事实:刘禹锡创作的《竹枝歌》,很快便流传到长安、洛阳,成为流行的一种体诗歌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缘故,刘禹锡才发出了“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样的真切感慨。

当刘禹锡的《竹枝词》传到长安时,唐朝的另一位诗人有一首《教坊歌儿》,从一个侧面对这种盛况作了反衬。诗是这样写的:  

去年西京寺,众伶集讲筵,

能嘶竹技词,供养绳床禅。

能诗不如歌,怅望三百篇。  

孟郊的这首诗告诉我们,在当时佛寺讲经的时候,有艺人演唱《竹枝词》得到丰厚的供养。郊呢,却只能感慨自己虽然能够写,但是待遇却不如能唱《竹枝词》的艺人。《竹枝词》当时的盛况可见一斑。他还有一首《自惜》:  

倾尽眼中力,抄诗过与人,

自悲风雅老,恐被巴竹嗔。

这是一个老诗人对于自己未能跟上当时的时尚拟写《竹枝词》的一种无可奈何的被抛弃的一种感受。哪怕自己熬更守夜,把眼睛都熬得受不了了小心翼翼地抄写自己的诗作送给朋友,却还是七上八下地担心自己的诗已经过时,反而会被从巴人那里传来竹枝词》笑话

虽然,我们并不能因此真的认为孟郊的诗就是多么的不合时宜,或多么的不值一读。但《竹枝词》这一从三峡民歌脱胎而来的新的诗歌体裁,在中唐争奇斗艳的诗坛上,摇曳多姿,花香四溢,走一条文人诗与民歌交相融合的新路子使《竹枝词》的民歌形式连同它的朴实清新的文化精神在大唐的文化宫殿之中如一颗熠熠发光的明珠《竹枝词》三峡地区风土人情的一种文化符号三峡地区也因此变成了《竹枝词的创作中心和传播中心。继刘禹锡之后,宋苏东坡、黄庭坚、杨万里,元杨维祯,明杨慎宋濂、刘基、高启王夫之、孔尚任、郑板桥等都加入了创作《竹枝词》的行列都写下过许多竹枝词》佳作。以至于后来逐渐形成了岭南竹枝词、台湾竹枝词等,更有一些传播到海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明白无误地指出:对于许多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本民族基本的识别标志,是维系生存的生命线,是民族发展的源泉。也就是说,任何艺术门类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具有真正文化时空含量的是民族文化 三峡民歌《竹枝词》起源于三峡,是三峡儿女最可宝贵的财富,传承她,发展她,让竹枝三峡在我们每一位三峡儿女的血液之中绵远地流淌,流淌......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