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转载: 散文向传统要什么  

2010-06-01 11:21:05|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论天地:“无根”的虚浮 散文向传统要什么

古耜

2010年05月21日08: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字号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E-mail推荐:  

  一些研究者认为:中国现代小说、诗歌和戏剧,是沿着西方的路子走下来的,有明显的横向移植的痕迹;而现代散文虽然也不乏异域文学的影响,但它更多连接着中国文学传统,基本属于纵向继承的“国粹”。不过,我们承认现代散文整体上的传统性,并不等于否认现代散文与古代散文之间明显的形态区别和精神差异,更不意味着现代散文根本不需要继承和借鉴古代散文。

  正因为如此,中国现代散文要求得健康持续的发展与繁荣,同样存在一个与传统文化衔接,向古典文学学习的问题。现代散文只有彻底打通与古典文学、尤其是古典散文的血脉,将根须深深扎在传统文化的沃土里,它才有可能枝繁叶茂,生机无限。那么,“现代散文向传统要什么”便成了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第二,现代散文家应当像古代散文家那样,坚持熟读经典,取法乎上,让笔下作品厚积薄发,文脉昭然。中国古代文人既注重“立言”,又崇尚“立德”。而无论“立言”抑或“立德”,在古人看来,都需要心存高远,取法乎上,即通过对经典的阅读和研习,攀援精神与文化的制高点,最终达到“一览众山小”的目的。在这方面,执意将儒家经典绝对化、悬置化,即所谓“非三代两汉之书不敢观,非圣人之志不敢存”,自然未免迂腐和僵化;但是,立足于中国文化承传与发展的大背景,围绕文化源头和元典下功夫,并在此基础上博采众家,取精用弘,形成属于自己的精神风度与文化根脉,却无疑堪称事半功倍且踵事增华的重要一途。柳宗元自谓:为文“本之《诗》、《书》、《礼》、《春秋》、《易》”,而又“参之《谷梁氏》以厉其气,参之《孟》、《荀》以畅其支,参之《庄》、《老》以肆其端,参之《国语》以博其趣,参之《离骚》以致其幽,参之太史公以著其洁”云云,为这一过程提供了详实的注脚。回溯古代散文发展史,优秀的作家与作品,无不是民族文化汩汩源流浇灌出的绚丽之花。即使历史步入现代,经典的光照与文脉的承传依旧别具魅力,润泽久远。近年来,有文章或称赞鲁迅、郁达夫等文坛前辈的腹伺丰厚,气象高蹈,或激赏余光中、王鼎钧等海外方家的学殖超卓,笔墨酣畅,而“腹伺”也好,“学殖”也罢,说到底,还是绵延不绝的华夏文心与文脉在起作用。相比之下,今日一些散文家便暴露出了自身的软肋——因为身不由己的文化隔绝,也因为欲罢不能的精神浮躁,他们在不知不觉中远离了文化经典和思想源头,也远离了文学线索和文体脉络,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时文的浮光掠影。散文家以如此态度从事写作,固然也有可能凭借才气和经验赢得几声喝彩,甚至走红一时,但由于从根本上少了足以打底子的东西,少了一种执著向上的精气神,因而最终不能不陷入疲软和平庸。现代散文重新确立经典坐标与文脉意识,努力于继承和借鉴中壮大自己,已是迫在眉睫,不容迟疑。

  第三,现代散文家应当像古代散文家那样,注重师法造化,丰富阅历,让笔下作品贴近生命,拥抱生活。在古代诗文名家笔下,著书为文须讲体察、重阅历,这既是共识,又属常谈。杨万里所谓“闭门觅句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陆游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元好问所谓“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都是这方面的箴言佳句。而对照文学的历史,从屈原、司马迁到李白、杜甫,再到苏轼、陆游,无不是一边“积学以储宝”,一边“研阅以穷照”;一边“饱以五车读”,一边“劳以万里行”。他们都是因为阅历广,所以悟得透;因为见得真,所以写得好。诚如王夫之所言:“身之所历,目之所见,是‘铁门限’。”不过,这样一个已经被创作实践证明了的“铁门限”,在近百年来的中国散文领域还是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挑战——一些散文家或因为过分看重自己的灵感与才情,或由于片面理解文体的独语与内倾,总是自觉不自觉地质疑着阅历对于创作的支撑或为文之于生活的依赖。而最近20年不断提速的现代社会进程,更是空前增添了作家深入生活和注重阅历的难度。时至今日,铺天盖地、无远弗届的电声设施和网络媒体,像一张巨网,不仅无情地拉开了人与自然、与社会、与一切亲历亲为的距离,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俘获了散文家的身体与感官,使他们在似真非真、似我非我的状态中,不自觉地疏离了生活的本真探求与生命的高峰体验,以致造成了创作的土壤流失和源泉枯竭。在这种情况下,现代散文家的突围与自救,同样应当汲取传统的力量——像古代散文家那样,坚定不移地师法造化,注重体验,贴近生活,丰富阅历,这无疑是现代散文生机永驻的不二法门。

(责任编辑:厉振羽)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