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百牛渡江 (人民日报 韩小蕙)  

2010-08-06 16:03:4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牛渡江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0年07月22日15:16   人民日报 韩小蕙

  之所以对蓬安心心念念,首先的隐秘之码,是在那群水牛身上。

  我们到达太阳岛和月亮岛时,天光早就大亮了。绵密的雨丝网一样铺撒在宽阔的嘉陵江面上,捕捉着躲藏在朵朵涟漪中的故事和传说——这些亮晶晶的故事和传说,也都跟那群水牛有关。

  此刻,数百头水牛早就集结在江右岸的一道栅栏门后面,不耐烦地蹈着蹄子,充满了准备冲锋的激情。但它们都把自己的声带管束得很好,没有吼叫传来,让人联想到即将出征的凯撒大军,对,就是那么威风凛凛,沉默却具有骇人的震慑力。

  一声呼哨划过晴空,栅栏门訇然而开。顷刻间,水牛大军腾起奋冲的四蹄,踏出一道雄阔的狼烟,旋风一样地冲进了大江中。牛牛争先恐后,头头奋勇向前,就像百米冲刺的选手,对准百米开外的月亮岛,以最直的线段奔游过去!

  急骤起来的雨线用施展魔术的手一抹,露在水面上的牛头和脊背,就显示出炫目的古铜色,宛如一尊尊远古的青铜雕像,在白色的水浪中飞翔。身边一位女士突发惊人之语:“水中的牛酷似鳄鱼!”而我,联想到的是火车——我觉得这一长队浩浩荡荡、劈波斩浪的水牛群,像极了一列奔腾前行的列车。

  这百牛渡江,是远近闻名的蓬安一景。

  蓬安县制,为四川省南充市下辖。粗壮的嘉陵江滚滚滔滔,穿县而过,把全县浸染得青山葱茏,鸟语花香,五谷丰登。过去,交通的不便刺激了她独立自主的发展精神,自给自足地过着悠闲的农业文明日子。也正是得益于这交通的不便,蓬安的宁静、恬然、淳朴与简单,连同她的楠木、香樟、慈竹、银杏、红豆等18种珍稀树种,以及“中国锦橙第一县”、“南方制种大县”等美名;还有文庙、武庙、城隍庙、玉环书院、相如故宅、龙神祠等古建筑群;还有司马相如抚琴台、洗笔池、舞剑台、卓剑水、长卿祠、故宅等名胜旧迹;还有县城内的古街、古树、古城墙、古衙门等遗址……全都金贵地保存下来了。

  至今完好保存在蓬安人心中的,还有使他们最骄傲的两位名人——司马相如和周敦颐。由于交通的不便,使蓬安留住了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使他俩建琴台而居, 抚琴赏月,创酒坊以酿,把酒为赋,留下了千古的爱情佳话;也使当年路过这里的周敦颐大师放弃了官场的浮华和市井的喧嚣,驻足讲学、著书,并留下了非常富有蓬安清洁精神的至文《爱莲说》。

  交通的不便,用我们今人愚笨的观点看,是大缺点,是阻碍蓬安发展的大弱势;而以古人智慧的眼光看,则留住了蓬安的安宁和幸福,是成就了蓬安的福祉——说来说去,我们今天忙着、急着、赶着去往前奔命,可是要发展那么快干吗呢?特别是还在牺牲环境和资源的巨大代价中!

  快与慢,亟需重新考量的社会之重啊!

  慢,不应该是一个贬义词,有时,慢绝对有慢的道理。这不,视野中,水牛列车的速度缓缓慢了下来,原来是德高望重的头牛,看到刚才冲到最前面的几头小牛有点吃力了。水牛家族也有长幼尊卑的秩序,整支队伍是由头牛带领的,任何成牛都不能僭越。可是偏偏有顽皮的小家伙逞能,抢先游在最前面以显示自己已经“弱冠”。头牛对它们青春的鲁莽,采取了我们对80后同样的宠爱和宽容,同时又不失警惕地替它们注视着各种危险。这种仁爱的注视也在队尾几头公牛的眼睛中,它们在担负着殿后的任务,始终从容不迫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沉稳地保持着收容队长、队副的节奏和姿态。

  动物们有自己的肢体语言,这是我早就知道的。可是我没想到,只要我们认真地注视它们,这种语言其实是很容易就看懂了的。糟糕的是现代人已经变得越来越粗心大意,但求快捷不求精致,但求效率不求过程,恨不能鼠标一点,万事大吉,一天之内就能解放全人类,殊不顾在解放全人类的同时却使自己变成了物和e的奴隶。

  太阳岛和月亮岛是嘉陵江(蓬安段)中心的两个小洲——也就是大河之中的小岛屿。顾名思义,太阳岛圆形,较小,是水鸟们的家乡。月亮岛很大,漂亮地呈现出一弯新月的形状,两个月角之间的长度大约有两千多米,岛上一览无余,全部是深及脚踝的绿草,是水牛们最心仪的大食堂。千百年来,蓬安的居民由远古先民换成了司马相如、卓文君,又换成周敦颐,复又换成今天的县委领导一班人及他们的百姓;而蓬安的水牛们,也由原始牛而先秦—两汉—南北朝—晋—隋—唐—宋—元—明—清,一直繁衍到21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几千年倏忽过去,祖先的基因未变,祖上的生活习性固守:只要是在农闲季节,家家户户的水牛就都黎明即起,自个儿渡江到月亮岛上去吃草、休息、养膘,待夕阳西下时再自行地泅水回来,各自归家……

  这种情形,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是常态,是真情实感的现实主义散文,司空而见惯;但在今天,却一天天变成了稀罕的浪漫主义诗歌。城里人和越来越多即将由乡而城的准城市人,留恋于百牛过江的自然美,纷纷赶大早来看稀奇。水牛们当然尚不明了人类这种思想感情的变化,更想不到这会不会是一曲“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挽歌?

  雨丝歇去,嫩白色的太阳露脸,微笑,看着古铜色的水牛列车渐渐驶达到终点。头牛最先傲岸登陆,后面的母牛、小牛、公牛们轰隆隆地次第登上月亮岛。它们欢欣鼓舞地向草甸深处走去,好事的我们也跟了上去。

  密密匝匝的绿草唱着千古的神秘歌谣,曳着风的衣襟摇摆着,起伏着。每一枚草叶上都高举着一颗晶莹的露水,使人感觉是来到了一块大珍珠毯上。浓情的负氧离子豪情万丈地放射着华贵的香气,落在我们的头发上、脸颊上、衣服上,不一会儿就香透了周身内外——哦,梦幻的世外桃源,幸福的农业文明!

 

 

 

百牛渡江奇观[组图]screen.width-500)this.width=screen.width-500" border=0<

4月30日,在四川蓬安举行的放牛节上,水牛成群结队横渡嘉陵江。当日,四川蓬安首届嘉陵江放牛节拉开帷幕,116头水牛横渡嘉陵江,形成一幅 “百牛渡江图”,蔚为壮观。 新华社发(成潮生 摄)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