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人民日报《回归理想》(2010.9.7第24版)  

2010-09-09 16:35:23|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想是人们追求社会事物合理性、完美性并且通过努力可以实现的美好向往和愿望。从古至今,理想始终是文艺作品猎猎招展的精神旗帜。但是近些年来,伴随着物欲的膨胀,理想却与当前某些文艺渐行渐远。自说自话,甘于平庸,宣泄欲望,消解理想,成为一些作家和艺术家的创作理念,进而通过他们的作品消极地影响着大众。理想淡漠了,文艺的力量不在。如果任其泛滥,则给民族未来投下阴影。所以,应该发出一个声音,让文艺回归理想,民族审美得以净化。

理想缺失是当前文学艺术不容回避的一个问题。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国门的打开,西方现代思潮在我国的思想界、文化界得到了广泛传播,作家艺术家饥不择食的从西方现代思潮中吸取养分,将各种创作方法和技巧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这里有积极的方面,但关注“自我”,突出本能,“非理性”表达,却成为某种时尚。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加之经济和社会变革的不断深化,部分文艺家失去了应有判断,盲目接受,片面曲解,在“自我”问题上的认识上走向了极端,一味突出对人的本能的探究、刻画和宣泄,追求原始的生命冲动和欲望表达,一味强调超越一切社会关系和历史的制约,追求随心所欲的对待一切。结果是,一些文艺家自我膨胀、孤芳自赏,不惜将原始的兽性当做人性,将粗鄙的欲望当做理想,不再描写深刻和崇高,不再表达理想和信念。原本是对自我的强烈追求,最终反倒丧失了自我;原本是摆出一副蔑视世俗姿态,最终却陷入最庸俗的泥淖。偏执于“非理性”创作,使得一些文艺家的精神世界彻底溃败,理想完全缺失,沉迷于人生种种黑暗、绝望、丑陋、龌龊的书写,醉心于平庸、低俗、浅薄的表达,这一切又通过文艺作品“蝴蝶效应”般的影响,在整个社会、全体国民中迅速放大,造成了巨大的负面影响。

当文艺作品不再关注人们生活的时代和社会,不再给人理想、信念和美好愿景的时候,人民也逐渐丧失了对于文学艺术的信任、崇拜和敬畏之心。人们欣赏文艺作品就是为了寻找美好的精神慰藉。千百年来,广大人民群众在遭受挫折、承受苦难的时候, 总是能从文艺作品所表达的理想中,激发自己追求真善美的希望,汲取享受美好进而实现这种美好希望的动力,并以文艺作品创造的美好艺术形象为参照,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坐标,树立正确的理想和价值。正是由于这种人文关怀,人们才将文艺作品称之为“精神食粮”,表达出一个民族对于文艺的信任甚至崇拜。然而,当创作抽出了理想这个灵魂,片面放大生活中的假恶丑,放弃对生活中真善美的表达,只是关注自我,宣泄欲望的时候,也就只剩下一个躯壳,成为了一个毫无思想的文本。缺乏了对生命、生活本质的拷问,这样的作品最终将成为低俗、媚俗、庸俗的代名词,甚至是沦为物质的玩物,人们不会再从其中汲取到任何精神的营养。最大意义上讲,也只是能够赚取一时的笑声,而无法激起人们心灵深处的共鸣。

当然,文艺家突出个体,张扬自我,对于文艺创作而言很重要。因为文艺创作本身就是最具有个人特点的创造性的精神活动。“五四”以来,恰恰因为砸烂了制约中国文学发展的精神枷锁,推动了中国现代新文学的发展。但是,作为一个文艺家,也应该理性的认识到,我们所处的时代既不是“三座大山”压迫下的旧中国,也不是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反叛精神可以有,但是“反”的应该是生活中的庸俗、低俗和媚俗,“叛”的应该是创作中的虚伪、邪恶、丑陋。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国家正一天天走向强大,人民生活正一天天奔向幸福,向往美好,渴望理想,期盼复兴,是这个时代的最强音。真善美仍然是人们最美好的追求,理想信念仍然是人们须臾不可或缺的精神支撑,而这一切需要文艺家去理性的创作、表达。

作为一个文艺家还应该理性的认识到,绝对独立的精神个体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人之所以高于动物,就是因为人具备高于自然属性的社会属性。脱离了人的社会实践、非理性的把本能、欲望等当做世界的本原,不清楚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不了解要通过人的社会实践来改造客观世界,解决人类所面临的矛盾,就必将陷入唯心主义。一味追求绝对独立和自由,其结果恰恰是与整个社会隔离甚至于对立,一味将个人欲望当做最真实的理想去表达,希望能够得到某种关注和认可,其结果只能是自我孤立,继而为人所不齿。实际上,“自我”是不可能超离社会关系和历史的制约而绝对独立和自由的。真正的“自我”反而应该是能够驾驭他特有的思维和情感方式,将社会性的东西吸纳、凝练、贯通,通过文艺作品,将自我的思想加以表达。这种“自我”仍然是独特的,但是由于走进了大众,贴近了生活,摆脱了消极,这种“自我”将更深刻、更健全。

文学艺术的发展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一部分。社会历史发展虽然是曲折的,但是趋势总是前进的,上升的。在改造历史的进程中,理想为人们提供了反思现实的价值标准,超越功利的精神视野,摆脱平庸的崇高境界,走向未来的目标方向。这一切,正是文学艺术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完美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需要文艺家理性地关注生活,关注时代,需要文艺作品回归理想。这是文艺自身的需要,也是时代和人民的呼唤。

回归理想是文艺家必须担负的责任。历史和人民赋予文艺家“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这一至高荣誉的同时,也赋予了文艺家沉甸甸的责任。鲁迅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而维系这盏灯始终明亮的不竭能源就是理想。文艺家通过纸和笔去抒发理想,通过影响大众进而改造历史。只要我们所处的社会还存在不完美,还存在改善的必要性和可能性,文艺家就必须担当责任,通过理想的表达,为平凡的生活注入一缕生机,为精神的缺失撑起一个脊梁。以高尚的精神塑造人,以优秀的作品鼓舞人,满足人民群众多层次的精神文化需求,推动和谐的理念成为全社会的重要价值取向,给人们解决问题的勇气和力量。

回归理想是文艺作品成为经典的重要标志。检验一部文艺作品能否成为经典的标准很多,最主要的无疑就是所表达的思想。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在讨论一部作品的时候,可能会忘记某些故事情节,但惟独忘不掉作品所表达的思想。一部充满理想表达的文艺作品所反映出来的价值取向必然是明晰的、向上的、崇高的,当这种价值取向得到广大人民群众普遍认可的时候,这部作品也就接近于经典。

理想并非都要附着伟大,但只要称之为理想,就与欲望划清了界限,就意味着摆脱了低级的欲望追求,意味着剥离了庸俗和卑琐,贴近了崇高。长期以来,作家艺术家通过文艺作品所表达出来的理想,作为国民思想素质教育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教育的一个有益补充,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理想信念的形成,进而也影响着整个民族共同理想的构建。时代进步需要共同理想的驱动,人民幸福需要美好理想的支撑。文艺家就是提炼、传达这种理想的最重要的主体,文艺作品就是承载、传播这种理想的最有效的载体。让理想回归文艺,这是必然的选择。

2010年09月07日  《 人民日报 》  廖文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