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把你的手给我  

2011-05-30 21:01:56|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你的手给我

 

 

也曾栉风沐雨,也曾憔悴不堪,朔风掀动衣袖,泪水浸泡日历,从此岸到彼岸,从故乡到他乡,颤颤悠悠,摇摇晃晃。看吧,他们终于一路走来,迎接他们的满是盛开的鲜花,笑脸,还有许多的掌声。他们是一群打拼多年的企业家,是创业路上的成功人士。然而,在他们每个人的笑颜里其实都流淌着一长串五彩斑斓的酸甜故事,每一个故事都与奋斗和理想有关,每一个故事都与财富和价值有关。他们的根在三峡,他们的魂在三峡,他们拥有一个自豪又令人肃然起敬的名字:三峡之子;

笔握在掌心,情缭绕在三峡的云端。张开手臂,所有的诗行都随大江日夜流淌,化为丝丝缕缕的音符;所有的文字都随流岚神女之香肩攀援而上,于是,峡空中满是翩翩欲舞的精灵。洞开心扉,目光的重量款款落于柔软的书页上;迈开足迹,霞光直透纸背。不分寒暑秋冬,只是耕耘不辍。叩问大地是他们不改的习惯,执着书写是他们不变的姿势。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深深地打上了三峡的烙印,每一个烙印的背后都与三峡文化有关。他们是一群三峡作家;

总有一种梦境是美妙的。左手牵着爸爸,右手牵着妈妈,只有我在中间,只有我是他们的唯一。然而,夜去了,梦也没了。我的爸爸,还有妈妈,他们都到哪儿去了呢?天南地北,四处为家,即使春节也只在电话的那一头传递声音。而我呢,每天背着小小的书包,木木地走在上学的乡间小道上,没有花香,没有树高,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陪伴我的只有年迈多病的爷爷和奶奶,外公和外婆,我是一棵孤独寂寞的小草,我是一名三峡留守儿童,我渴望大手牵着小手的感觉。

神奇的巫山,美丽的恋城,那是美梦成真的地方。5月中旬,普通又普通的一个周末,三峡之子、三峡作家与三峡留守儿童“牵手三峡”大型公益活动隆重举行。来自万州区龙沙小学的35名三峡留守儿童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的干爸和干妈, 35名三峡之子牵起他们的左手, 35名三峡作家牵起他们的右手。哦,孩子,把你的手给我,干爸送你一个新书包;哦,孩子,把你的手给我,干妈送你几部刚出版的新书。

泪花在扑簌簌地闪动,时光伴着歌声滑过。台上,孩子们和他们的老师用真情演绎着音乐情景剧《留守的孩子不流泪》。而我坐在台下,目光越过一片片梦的丛林,抵达时却早已泪水涟涟,一种深深的失望重重地袭击着我,因为我并没有能够在现场结对认领到一名留守儿童。然而,比我更失望的则是我旁边的一位三峡之子,我知道他也没有机会现场认领一名留守儿童。他摇着头,含着泪,叹着气,笑着对我说道:哎,今天运气不好。说话间,早已泪眼婆娑。他3岁时没了爹,5岁时没了娘,在伯父家里好不容易熬到15岁就独自南下闯荡,被人呵斥和驱赶,关过黑屋,睡过地板,吃过剩饭,喝过自来水,好几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能够有所收获而被人称赞,只是因为骨子里多了一份坚毅,多了一份抗争,多了一份精神。他的叙述,在我的内心跌宕起伏。其实,他的经历也是三峡之子们不认输的集体形象的写照。今天,专程抽身来到现场的三峡之子共有70多人,比预计的整整多出了一倍,其中好几个还是刚从飞机场赶过来的,他们多想现场认领结对一个留守儿童,能够在周末和节假日把他们接到城里,给他们以关爱,资助他们完成学业,教给他们做人的道理。组织者不得不临时召开了一个预备会议,讨论的最后结果只好采取最原始也最公平的结对认领的方式:编号抓阄。

牵手三峡,心系故土;牵手儿童,走向未来。活动的高潮层层叠叠,一浪接过一浪。无论是三峡作家们替留守儿童写下的《留守儿童的信》,还是70多名到会的三峡之子饱含深情的集体诗朗诵《眷恋》,也无论是留守儿童们表演的手语舞《感恩的心》,更无论是老作家欧阳玉澄抑制不住激动的心而专为留守儿童创作的诗歌《三峡逸事》,夜深人不去,曲终乐不止,激情在交替中飞扬,热血在汇流中澎湃,而最后这一切都凝聚成了一个最强的声音,那就是《歌唱祖国》。

三峡之美,美在水,美在壁,美在原生态,美在曲径通幽。次日一早,三峡之子和三峡作家便牵着结对的三峡留守儿童开始了美丽的小三峡旅程。这些孩子,虽然从小生长在三峡,但是却从来没有游览过三峡,在干爸干妈的呵护中他们第一次登上了畅游小三峡的游船,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峡江两岸植被青翠欲滴,矫健可爱的猿猴在岸边嬉戏追赶,头顶上柔柔的日光迷离地流下来,不一会儿,孩子们“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的歌声便洒满了水面。虽然小三峡之旅,之前我已经来过多次,但三峡水库蓄水175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前来。两相对比,水深了,峡宽了,滩淹了,船大了,纤夫没了,真正的可以让奔忙的脚步歇下来的原生态的情致也没了。我的心底不免生出长长的遗憾。因而,当同伴们纷纷前往船头照相,我则静静坐在舱里,一句话也不想说,只静静地看着山,看着水,看着猴急狗刨的猴子远远尾随。

然而,当我不经意间回过头来,我却被船舱内熟睡中的一对“父子”惊呆了。其中的“父亲”我是认识的,他是一家超市的老总,分店已经布满了我所在的这座城市的购物小区,也是我亲眼目睹成长起来的一位三峡之子。此刻,他的头正仰面靠在船舱的座椅上,表情疲惫而满足。“儿子”呢,则是昨天晚上才认领的一名留守儿童,嘴角还不时流下几滴口水。看着他们相依相偎的情景,没有人能够真的认出他们是一对才刚刚结对一个夜晚的陌生“父子”。一阵风吹来,小男孩的小脑袋赶紧向“父亲”的怀里拱去,“父亲”呢,微微地伸直了一下身子,眼睛依然闭着,右手从小男孩的背后很自然的搂过去,越搂越紧,洋溢在他的脸上满是幸福的荣光。此刻,我敢说在他的身上流着的绝不仅仅是道德的血液。我的心头突然就涌现出了“缘分”的字眼。随行的记者立即举起镜头记下这个激动美丽的时刻。三峡之美,美在人,美在心,美在情,美在浑然一体。

我不想惊扰了他们的美梦,起身向二楼尾部走去,一位三峡之子正在神情专注地交给孩子们“石头剪刀布”的一种新玩法,只听他口里说道:“孩子,把你的手给我……”

刊《三峡文艺》2011年第2期总第7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