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王世光:聚焦长江谱三峡(刊《重庆政协报》2012.4.27第四版《情洒长江谱三峡》-访《百里三峡美如画》曲作者王世光)  

2012-04-12 11:25:22|  分类: 创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世光:聚焦长江谱三峡

            

       作为一名担任了中央歌剧院院长长达13年之久,创作了《长江之歌》这样历久弥新的经典歌曲的著名曲作家王世光,在人们眼里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大师级人物,但在我与他的接触中,却深切地感受到,他其实就是一个令人景仰的老先生,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个老头子。”

44日下午1点,北京街头的行道树尚未吐绿,我和万州区文化馆的吴春帆馆长,按照约定前往西三环北路紫竹院附近仁济大厦的歌神录音棚。一下车,却见王世光老先生早已在门口迎候。此时,他正在录制《长江之歌》的姊妹篇,专门为万州,为三峡谱写的新歌曲《百里三峡美如画》。

王世光于1941年出生在山东青岛,中学时代就开始尝试歌曲创作,后来考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专业学习。毕业后,创作了大量作品,代表作有:歌剧《第一百个新娘》、《结婚奏鸣曲》、《马可·波罗》,民族管弦乐组曲《善缘来住》,民族管弦乐与声乐组曲《牧心》,三重协奏曲《愚顽乐》,交响清唱剧《霜降之歌》、《花严之歌》、《梦在九次元狂想与月光默剧》等。

一直以来,王世光先生对滚滚长江怀有深厚的情意,上世纪八十年代,他饱含激情为大型电视纪录片《话说长江》创作的主题歌《长江之歌》,至今仍以激昂的旋律和磅礴的气势在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心中激荡,传唱不衰。

我与王世光老先生见面已是第二次了。去年1026日,由国务院三峡办和重庆市政府联合主办的2011·全国对口支援三峡工程重庆库区经贸洽谈会在万州区召开。王世光老先生应邀于前一天就来到了万州。当天下午,市委常委、区委书记吴政隆会见了王世光先生。在晚宴上,王世光老先生情不自禁地唱起了《长江之歌》作祝酒词,然后参观了万州夜景。在新建成的大桥溪音乐广场,王世光老先生观看了镶嵌在广场地板上的《长江之歌》部分曲谱后,欣喜异常。当他来到移民广场时,正在广场唱歌的市民一涌而上,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再次声情并茂地唱起了《长江之歌》,并与广大歌友合影留念。

因为工作关系,我全程陪同和接待了王世光老先生在万州的行程。在陪同和接待当中,一批又一批的万州市民饶有兴趣地向王老先生谈起了喜唱《长江之歌》的感受,王老先生也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介绍了《长江之歌》产生的过程。很多市民第一次知道,《长江之歌》这首歌是先谱了曲,然后才应观众的强烈要求,在全国征集歌词。

王老先生说,他以前有好几次坐船经过万州前往三峡采风,虽然在万州从来没有上过岸,但隔船相望,万州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尤其是码头边的那一架高大的石梯至今仍历历在目。

第二天上午,王世光先生兴致勃勃地乘船游览了万州平湖美景。刚上船,环卫处随船的陈奔科长知道客人身份后,兴奋异常地说道:“我在长江上天天都要唱《长江之歌》,真没想到今天见到了作者,早知道我就要准备找他签名呢! 过了一会儿,陈奔还是心有不甘,惴惴地来到王老师面前,说道:“王老师,我真的是想请你给我签个名。”然后,拿出一张行船日志来。王世光老先生显然被陈奔的诚意所打动,接过纸笔,欣然写下:“陈奔小友,祝你一帆风顺幸福快乐!王世光20111026日于长江上”。晚上,在《唱响三峡》的晚会现场,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演唱了《长江之歌》,当主持人出乎意料地介绍到曲作者王世光也来到了现场时,所有观众全场起立,报以最热烈的掌声。在送他回宾馆的路上,王世光老先生深有感触地说道:真没想到,《长江之歌》写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喜爱,在万州我还拥有这么多的粉丝!

在万期间,王世光了解到万州在文艺发展方面打造出了如《移民金大花》、《三峡人家》和《鸣凤》等先后获得国家级奖励的一批精品戏剧时,连连称赞“实属罕见”。他说:“我看到的虽然是这一批精品,就好比眼前的这一湖大水一样,表面平静,但下面一定汹涌着湍急的江流,我相信支撑万州文艺精品的一定是深厚的文化底蕴。”

满江碧水、两岸青山的平湖美景让王世光陶醉;三峡大移民的壮举让王世光心潮激荡;万州人的乐观进取精神更是感染和鼓舞了他。在送他去机场离开的路上,他不断地询问移民的情况、蓄水的情况以及城市建设的情况等。一路上,他的心情一直处在喜悦和激动之中。他再次登上观景台,俯瞰万州,赞不绝口地说道:“没想到万州原来这么美!”他的心里无比依恋。当即表示愿意为万州文艺的大发展大繁荣挑一些担子,并骄傲而自豪地宣称:“我是万州文艺事业发展的棒棒军!”

于是,我立即拿出区文联刚刚出版的《三峡文艺》送给他,上面刊登了本地作者谭德成创作的歌词《百里三峡美如画》。他快速阅读了一遍,说道:“不错,很美,很有意境,既有对往时三峡的赞美,又有对如今三峡的自豪,还有对明天三峡的陶醉,我一定尽快谱曲,认真把当‘棒棒军’的第一单‘生意‘做好。”这次万州之行,在王世光的心里产生了浓厚的三峡情结、万州情结。

作为著名曲作家,王世光的创作重心在歌剧,而且在来万州时,手里正在创作一部两个多小时的大型歌剧。可一回到北京,他却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一边电话与词作者交流创作设想,一边为《百里三峡美如画》谱曲。在谱曲的过程中,他充分尊重词作者的要求和意愿,并表示愿意帮忙联系万州人喜爱的歌唱明星戴玉强录制。

经过两个多月的创作,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1231日,王世光用五线谱写成了《百里三峡美如画》的第一稿。为了让歌曲更加符合三峡的地域特色,王世光将曲谱传给了万州音乐界的同行,请他们提出意见。接到曲谱后,万州的曲作者和演唱者们如获至宝,立即进行试唱。歌曲一开头就体现了排山倒海、大气磅礴、荡气回肠、酣畅淋漓的交响乐气概。很快,万州音乐界的同行把试唱时的感受反馈给了王世光老先生。此后,王世光反复进行了修改。201244 日王世光和《百里三峡美如画》一起走进了录音棚。5日,戴玉强到录音棚录制,在录制的过程中,整个曲谱才最后定稿。

在录音棚里,71岁高龄的王世光老先生,不辞辛劳,坚持到现场监制,对管乐、弦乐、声乐和演唱的每一阶音轨、每一个节拍、每一个音符都不疏忽。

在录音棚里与王世光老先生共同度过的两天日子里,话题始终围绕着万州,围绕着三峡。他说:“《百里三峡美如画》这首歌可以看着是《长江之歌》的姊妹篇。我说过我是万州文艺事业的棒棒军,这首歌也算是我交给万州、交给三峡的第一单活,我愿意接受大家的检验。”

戴玉强是5日下午4点来到录音棚。他坐下来,手拿曲谱随着旋律哼唱时,便说道:“这个风格不好掌握,太难唱了,比意大利歌剧还难唱。”等他拉开嗓子开始试唱了一小段之后,又感慨地说道:“老先生写东西就是讲究,不是说来就来。”

坐在录音棚里,王世光常常要站起微驼的身子,给录音师解读,给伴奏的乐队示范。戴玉强录制时,他也不停地示范,在唱“梦里游来呀风雨归”时,他说:“要唱得舒缓点。”在唱“亘古以来哟传神话”时,他说:“那个‘哟’要翘一点,重音放在‘传’上。”

谈到这首歌的具体创作构想时,王世光说:“既要把三峡的文化元素表现出来,又要把自豪的湖光山色表现出来;既要有三峡民歌的韵味,又要跳出民歌的特色,表现的气场还要大气。如果说《长江之歌》是我对中华民族的情感聚焦,那么《百里三峡美如画》就是我对长江的情感聚焦,百里三峡是长江上一颗璀璨的大珍珠,我就是要聚焦长江谱三峡。”

录制结束后,词作者谭德成深有感触地说道:“听了之后,觉得心潮澎湃,很冲动,很有画面感,有一种喊三峡的味道,三峡完全是喊出来的。”然后,谭德成满怀喜悦和感激之情地对王世光说道:“王老师,我是沾了你的光,我沾的是王世光。”王世光老先生听后,哈哈大笑地说道:“我们都是沾了长江的光,沾了三峡的光。”

王世光的老伴在中央音乐学院任教,共进晚餐时,她为我们解读了他很多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她说:“他平时不轻易谱曲的,都是写歌剧。这次是因为他确实很喜欢三峡,喜欢万州,喜欢这首歌词,他看了第一遍,就说好,就决定谱曲。”王世光说:“其实,我是对长江,对三峡怀有很深的感情,过去很多人问我《长江之歌》是你的吗?我说,《长江之歌》是大家的,谁唱就是谁的,如果大家都不唱了,那就是我的了。”在创作上,王世光是很讲究的,但是在生活中的王世光却是一个极不讲究的人。他老伴说:“他认为穿的衣服只要到尾货市场去扫一下货就是了,他每次出门说要去开会时,我都特别紧张,我都要把他全身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一遍。有一次,他去文化部开会,结果两只鞋子不仅款式不一样,而且鞋跟的高低也不同。”

当然,谈得最多的还是音乐创作。王世光说,音乐创作其实就是一门技术活,最重要的就是坚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看航天飞机够复杂的吧,其实具体到每个细节、每个部件,都是很简单的,再难的东西都是由简单构成的。这时候,他谈论的已经不是纯粹的音乐了,而更多的则是在谈人生,谈处事,谈哲学了。

在谈到时下一些年轻人身上存在的浮躁病时,王世光说,有的人时常处于矛盾和焦虑中,急于站到舞台的中央,这是不对的,艺德修养不够会严重影响到未来发展前途,只知道索取,不知道感恩和回报的人是永远无法成才的。

他老伴给我们介绍说,平时邀请他接受采访、当评委的事情太多了,但大多被他拒绝了。前不久,某省一位领导人通过各种渠道专门来请他去谱曲,实在不好拒绝,他就说,你先把歌词传来我看看,他看后,直接就回话拒绝,说:“这歌我写不了。”这时,王世光把头转向我们解释道:“我出手不能丢人啊。”

看着面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头子,我们的心里多少还是会替他的健康担忧,说道:“王老师,你现在没必要还这么一直写下去吧,该好好休息一下,或者四处走走。”他老伴很有同感地说道:“他退休后,我就多次劝过他,让他好好休息,可他却说,我这人一辈子什么都不会,就只会作曲,只有作曲我才会感到快乐。此后,我再也没劝过他了。”说完,她又补充道:“每天干的一件事就是坐在那里弹钢琴写歌剧,背都写驼了,有时只好支使他出去买点菜,也好出去走一趟,换换气。”见我们都有些心疼的样子,王世光很淡定地说了这样一段话:“艺术创造是不允许任何懈怠的,作曲就是我生命的一种形式,好比一架快速行驶的汽车,你不要去硬性地踩刹车,让他慢慢地滑动就可以了。”末了,他的老伴感叹地说道:“作曲实在是太难了,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你们的子女以后千万不要去学作曲。”

告别王世光老先生时,已是夜里10点过了。出租车已经启动,他还回过头来说道:“等到秋天,我还会再来万州,再来三峡,和老伴一道。”

(全文4000余字)

通联:404000 重庆市万州区文联(周家坝天城大道756#

邮箱:ljz0216@163.com  电话:13638284108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