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著名小说作家欧阳玉澄评我的散文集《花开的声音》  

2012-06-15 15:25:30|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散文集《花开的声音》的通信2012.4.8

 

万林兄:你好!

我认识你了,是在读了你的散文集《花开的声音》之后。所谓文友文友,以文交友,如果还没有来得及读你的作品,我是愧对“文友”二字的。

我真想践约写一篇题为《性情万林》的评论。回头一想,你是学中文的,我是学生物的,若论搞文学评论,我是操“野狐禅”。况且你跟搞文学评论的晓华教授朝夕相处,或枕边或案头,自然时有切磋,而我跟你毕竟是“远距离接触”,说长道短好像有些失格。此外,我并不欣赏当今某些批评家评论家,老实说他们那身法像尊严的道袍,我也穿不伸抖。姑且以朋友的、平等的身份,私聊几句吧——好在对于文学艺术,向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果说错了,只说明我的文学修养不够。

你的作品远比你的外表留给我的印象深刻。文章里面有个真实的、立体的万林——有你万林独有的喜、怒、哀、乐,包括你的追求、激动、向往和思索。我反对“编散文”,尤其是编造奇遇、艳遇以及子虚乌有的“亲情散文”。(我曾跟一位朋友争论过这个问题,我说有那功夫你就写小说吧。)贾平凹说,小说可能藏拙,散文却会暴露一切,包括作者的世界观、文学观、思维定式和文字的综合修养。在我的理念里,散文应该是自己真情实感以及耳闻目见的记录。你的散文,还原了绝不仅仅是一位公务员的万林,还有作为儿子的万林、作为朋友的万林、作为恋人的万林、作为三峡文化干部的万林。你的散文基本上什么都有了,你的才情与智慧,忠诚与执着,追求与困惑……涉及题材广泛,写法不尽相同,创作时间亦有先后,好些篇章也很美,比如《花开的声音》、《船在彼岸》、《离我,远点》、《一直往北》、《龚滩的时间之殇》等,仅篇名亦颇有诗意,读罢掩卷能给人以回味、思想和收获。你毕竟是学文的科班出身,文字颇见功夫,譬如文中不乏言简意赅的句子:“有一种寂静叫止于骨髓,有一种深度叫不知尽头。”“鱼游入水里,水说,我能看见你,是因为你躺在我的怀里;水吸入鱼的腹里,鱼说,我能看见你,是因为你装在我的心里。”“倾听花开的声音,那是一种享受……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感应和呼唤。”诸如此类,语句流畅,精粹,发人之未发,令人感动。若继续探索,耕耘不辍,定能成就更受读者喜爱的名篇佳作。

不过,我要说的是,在你的散文里,我还读到了一种意犹未尽,或稍嫌不足。好的散文讲究“文眼”,所谓形散而神不散是也。你的《一直往北》,立意不错,取材也好,写母亲一辈子没有出过远门,第一次坐火车去北方,两眼一直望着窗外,像是自言自语:火车一直在往北开哈?在母亲心里真正的北方是北京。当去了山海关、北戴河回来,登上了天安门城楼,老人家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惟有儿子知道,“对母亲来说,到了天安门就到了北京,其他都不重要了。”文章紧扣主题,至此,及时结束最好。不料接下来又写了归途,写了记忆中的村庄,亲人的离去,乡人的陋习等,似乎就显得驳杂和枝蔓了。另如,写太白岩和万州城的《一座山和一座城》,因平时积累多,联想丰富,写起来驾轻就熟甚是轻松,但详略处理不是太好。写薛涛登太白岩为太白岩赋诗也罢,却未能对她的《西岩》作重点剖析,而是对她的身世、以及她跟元稹的爱情交待太多(写薛涛的篇幅竟占了全文的三分之一),跟“一座山和一座城”其实关联不大,于是显得有点儿离题。而《离我,远点》写了攀登神女峰的艰难,待登上峰顶,才发现所谓神女“其实就是一堆石头”。文章收束得漂亮:“美,需要想象;美,只可远观,不可近玩焉。”但收束前,若能铺垫两句兴许更好。窃以为文人毕竟有异于常人,寻常游客上山看到一堆石头,即兴味索然,而文人墨客登临神女峰,远眺古峡莽莽苍苍的峰峦,鸟瞰如翡翠碧玉般的峡江,肯定会有新的发现,亦可与“美,需要发现”,以及“距离产生美”相关照……

第三辑《文化,放尊重些》是一组辛辣的文艺随笔。你把最近十余年目睹文化之怪现象,全暴露在笔端:“好像不管什么杂七杂八的东西,只要撒开四腿往文化的大旗下一钻,立时便高贵起来文化起来。恐怕连文化诞生之初文化自身也没有料到会产生这么多孝顺的儿孙来。”你对文化的感觉相当敏锐。其间,有幽默,有愤怒,有批评,有思考,读起来令人拍手称快。在这里,我得回头提一提第一辑的《寂寞其芳》。你用散文的笔触,将何其芳寂寞而沉重的心路历程梳理了一遍。老实说我宁可读《寂寞其芳》,而不想读泛泛歌颂的《×××其芳》。老乡何其芳本不乏诗人才情,但他是当时文艺政策最忠实的执行者,同时也是其文艺政策的受害者。对于“何其芳现象”,我保留自己“不识时务”的看法。文学艺术是很个性化的东西,应与政治保持一点距离。何其芳的悲哀,不仅是他个人的悲哀,而是中国文学艺术的悲哀。对此,我们不妨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要回避、不要遗忘才好……

近二十年,许是我留心小说的时候多了,因此,读你的第四辑《人在三峡》、第五辑《花开的声音》时,我总是不时在往小说上想。你是发掘三峡文化的有心人,在对三峡文化、三峡民俗进行收集整理的同时,自觉不自觉地已将自己的文字植根于三峡这片沃土(不少朋友忽视这一点是相当可惜的)。你对三峡人的相亲、娶亲、闹房以及拜干亲等习俗,写得中规中矩。我当时就想,你若穿插一两个人物,编点儿小情节小故事进去,不就是一篇带有三峡特色的小说了吗?及至读到第五辑的《船在彼岸》和《粉黄的窗帘》,知道这尽管是你写的亲身经历,但有思想,有故事,差不多就是一篇小说了——我绝不是说写小说就一定比写散文或者写诗歌高明,只是有感于目前万州写小说的力量相对薄弱,而有些写散文写诗歌的朋友却不知道小说怎么个写法。其实,小说跟散文或者诗歌并没有明显的界限,小说有多种写法,也不完全追求有头有尾的故事,你若有志于小说创作,不妨仔细读读铁凝的《孕妇和牛》,还有她的成名作《啊,香雪》,就知道散文该如何往小说上“靠”了。

估计是我年纪偏大,对风花雪月四时感悟迟钝了些,我读你的第二辑《沐浴春天》相对较少。我努力走近你,想接纳你所有的文字,在读懂你之后,我留下一个印象:你努力驱遣你的文字(用了拟人、比喻、排比、对仗等等手法),在不停地捕捉周围变幻莫测的意向——我知道我这样说既不准确也不公正。因为其一,你的文章并不晦涩;其二,你的基调是激扬向上的;其三,古今中外寓景、寓物之类写法颇多,甚至不乏世界名篇(如《荷塘月色》、《海燕之歌》等)。我说了,我的意见纯属个人偏好。我想,作为散文,只要能把自己真正体悟到的东西写出来就行了,宁可直朴一些,不必太追求修饰和技巧。(另如你的语言,“无数的进步知识分子和热血青年都以无比朝圣的心情历经千辛万苦来到延安”,以及“迈过青春闪光艳丽的高大门槛”等,似乎也可以处理得更明朗些、更简洁些。)我很赞同散文大师贾平凹的观点:读散文最重要的是读情怀和智慧,而大情怀是朴素的,大智慧是日常的。

因有你嘱托在先,并且我也喜欢你散文的风格,所以肆无忌惮只管“畅所欲言”。有些话说是说了,却未必经得起推敲,如果说得不到位、不准确,或者说错了,你尽可提出批评或予以回驳。

好了,以后再聊。期盼你成为万州散文的领军人物,不断成就更大气、更厚重的散文佳作!

                                         欧阳玉澄 

2012年4月8日于万州

 

 

注:欧阳玉澄是重庆著名小说作家,前不久,他的长篇小说《山明水秀》获得了《红岩》文学奖。他因事来办公室一叙,我送他一本刚出版的散文集《花开的声音》,诚挚请他提出批评和建议,希望听听他的声音。不料他回去后,却非常认真地加以阅读,让我很感动,并认真写了这样一封信。谢谢了。在此晒出,亦因此给自己一个鼓励和掌声而已。只是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希望不要见怪。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