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微博)(右)在达沃斯接受腾讯财经独家访谈

今年的达沃斯论坛,来自企业界的中国嘉宾明显减少,而万科董事长王石吸引了最多的中国媒体的目光。

当地时间1月23日上午,王石来到了腾讯财经的达沃斯演播间,这是他因私人问题而广受关注以来,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面对腾讯财经对此的询问,他回应道,“这个没有什么尴尬的,隐私问题我从来不谈,以前没有谈过,现在不谈,将来也不谈。”

王石主要谈的是房地产市场问题。对于房价,他对以谢国忠为代表的唱空、泡沫破灭论进行了回应,认为某种程度上谢国忠的理论是有道理的,房价与居民平均收入确实悖离比较大,但好在并不是全中国都这样,主要出现在一线城市,而且针对一线城市,国家已经出台调控政策。

王石称,这些调控政策已经起到了效果,如果能持续这样微调,坚持下去,再有两三年房地产软着陆是可能的。

他同时认为,从长远来看,真正的房地产发展是在城市化过程中,现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才过50%,“我相信中国城市化在达到70%之前,(房地产市场发展)是不会停住的。”

对于万科销售额在2012年达到1400亿,成为全球第一个销售额超200亿美元的房地产公司,是否会面临发展的瓶颈的问题,王石回应称,万科还会继续增长,真正持续的增长会从2016年才开始。

王石的理由是,2015年,万科将全面推行住宅产业化,从2016年开始,万科会进入一个发展的新阶段。

住宅产业化是指用工业化生产的方式来建造住宅,是机械化程度不高和粗放式生产的生产方式升级换代的必然要求,以提高住宅生产的劳动生产率,提高住宅的整体质量,降低成本,降低物耗、能耗。

王石认为,住宅产业化是必然的趋势,但目前因为成本过高,以及建筑施工工艺水平仍很落后,这两大因素,在中国还只是刚刚起步。他认为,说万科在“押宝”住宅产业化也可以,因为大家都认为必须要做绿色建筑,问题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做。“从某种角度上你得押宝,只不过是万科先走一步。”

对于万科刚刚公布的B转H股方案,王石回应说,最主要的原因是B股已经失去了融资功能,证券监管部门也正在鼓励如何激活B股。

B转H也被认为是万科国际化的一个布局。王石说,去年万科已经并购香港的公司,预计今年会在北美就会有具体的动作,第一季度在美国会有投资项目,然后陆续会在其他国家投入。

就在万科接受腾讯财经专访的当天,万科置业(香港)与香港新世界发展(00017.HK)联合投得新界区港铁西铁在线盖荃湾西站六区物业发展项目,作价34.34亿港元。这是万科第一次在香港投得地皮。

王石还谈到了自己在哈佛游学的收获,说最主要的是文化层面的学习,因为在中国做企业就是学习西方企业制度,但只有在文化层面学习后,才能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

他还透露,自己还要在哈佛学习一个学期,秋天后将去剑桥大学,然后是耶路撒冷。他说,自己未来的三分之一时间会作为一个大学的“教书匠”。

对于自己游学期间如何管理万科,王石说,万科这么多年形成了比较成熟的管理制度,并且一直根据情况变化在微调。他透露说,现在万科CEO郁亮也在准备去登山,攀登珠穆朗玛峰,他认为这不会影响到万科的管理。 (腾讯财经 张沉、刘中盛 发自瑞士达沃斯)

万科押宝住宅产业化

主持人:这里是瑞士达沃斯前方演播室,今天我们很高兴请来了国内最著名的企业家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先生,王总,您好。

王石:您好。

主持人:欢迎您又来到腾讯。刚才有个讨论是闭门会议,我们没有机会进去。我们看了之后感觉很热烈。你们这次讨论的是什么话题?

王石:今天是达沃斯第一天的专场,谈论的是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当然这个话题不仅仅是经济,包括社会其他层面的内容。

主持人:您主要发表了哪些观点?

王石:我谈的还是以万科作为一个案例来谈一个企业如何面对面地考虑可持续发展是什么。万科这么多年如何来做绿色经济,做绿色环保,因为它本身不是每个人都发言,嘉宾讨论,每个人给5分钟的时间介绍你的看法。基本上讲用了万科的两个案例。

主持人:哪两个案例?

王石:一个是我们知道上个世纪1998年中央政府新的政策就是禁止砍伐森林,有一个统计数字,目前是60%的木材都是进口的。进口到中国的木材有将近一半,40%用到建筑工地上和建筑装修材料上。比如说建筑材料很主要的就是做木地板。建筑工地主要用途是建筑模板,比如说加强筋,模板之后混凝土,这个大量消耗木材。

中国现在是全世界最大的住宅市场,也在迅速地城市化,每年有1300万人从农村移到城市,需要大量的建筑,需要大量的住宅,需要大量的配套设施,这样就消耗大量的木材。

当时我就意识到我们这样大地消耗木材是不可持续的,就看绿色和平组织给我们什么建议。绿色和平组织就安排了到亚马逊的热带雨林去,在那里待了一个礼拜。其中专门去了一个地方,拿过去的照片和现在卫星拍的照片对比,让你非常非常吃惊。25年前还是完全绿色覆盖的热带雨林,现在看上去像疮疤似的。

当然同时令我惊讶的是,被砍伐的森林和中国经济这样的关系,也是和万科的经济模式有关系,显然再这样下去是不能持续的。所以万科主动地采取减少能源,减少水,减少电,简单来说就是住宅产业化。

这个在工业发达国家已经很成熟了。之所以在中国就是万科率先启动了,就是因为它需要的建筑公司收费比较低,工人的技术熟练程度要求比较高,再一个是成本比较高。所以这几个因素建筑公司是不愿意参与的,开发商又觉得成本高很多,所以实际上从2007年投放市场到现在,基本上去年工业住宅化的面积就是274万平方米,相当相当大的一个数量。

当然这个作为万科开发的数量,它也占到25%。按照我的计划,到2015年,原来是2014年,2015年全部复制。当然万科不仅这样做,在行业上来推动如何来减少木材使用。现在也和世界自然基金会签订了这样的战略合作,就是如何从减少木材到保护资源,对环境友好,减少能源消耗,可持续发展。

刚才是如何建,第二个案例是建什么样的建筑。实际上真正的能源消耗在建筑过程中,真正完成一个产品的消耗主要是在建筑交付之后。我们无论是建筑的住宅,还是写字楼,还是商场,它在使用过程中就需要消耗电、暖、冷气来支撑,实际上这个消耗的电要比建筑过程消耗的电要大。而一般一个建筑差不多50年到80年的时间。所以从社会每年的能源消耗来讲,加上建设和使用过程中消耗的能源,住宅本身消耗的社会总能源差不多占到25%到35%。建绿色建筑住宅就更重要了。

中央政府住建部2007年公布了绿色建筑一星、二星、三星的标准,但是这个标准不是强迫的,有选择性,也可以做,也可以不做。从标准到设计到完成至少两年的时间,就是公布之后到2009年全国只有一个项目达标。

主持人:是谁?

王石:当然是万科。到了2010年差不多有24个单位,有一半是万科的。2011年差不多上升到50多个,还是有一半是万科的。去年的数字还没出来,估计万科会降到40%,因为更多的在申请,因为万科市场占有份额才2%。所以只要个别申请加起来就是很大的数字。

万科市场才占了2%。即使你百分之百都达标了,也就是这2%。就是说对整个节约能源,整个节省原材料是微不足道的,只有同行更多地接触。

主持人:刚才您也提到了产业化,产业化您一直在推动。你觉得现在住宅产业化在中国还没有很大的市场,在中国遇到了哪些瓶颈?

王石:瓶颈主要是两个因素。一个就是成本。第二个是建筑的施工工艺,需要重装备中国这么多年的住宅市场来讲,更多的是亦工亦农,农忙的时候干活,农闲的时候当工人。现在很多技术都是熟练工。第二个是重装设备投入不多。这是第一个,设备的要求和对工人技术程度的要求。这是个瓶颈。

第二个是成本。因为你投入设备和新的工艺,成本就很高。

主持人:这样的房子造价很高?

王石:房子造价比较高。但是应该说这两年情况有所改善。第一,现在农民工的工资也上来了,第二个是短缺。所以你如果不用住宅产业化的方法,农民工你套不住。因为我们住宅产业化更多的是用设备。第二,现在政府也越来越重视环保,重视节约能源。在工业发达国家推广住宅产业化政府给补贴的。华人居住的地方,香港、新加坡这些地区住宅产业化都给补贴。但是大陆这两年像北京、上海、昆明、深圳一些城市也开始这样做了,我估计下一步的力度会加大。所以应该说现在的市场不是很大,但是我预计在未来三年内,中国的住宅产业化、绿色建筑会有一个非常新的局面。

主持人:这么说也是万科很重要的一步棋,就是把产业化押宝?

王石:也可以这样说。可以说押宝。实际上面对未来大家都看到必须做绿色建筑,只不过是什么时候做。实际上从某种角度上你得押宝,只不过是万科先走一步。

主持人:这有可能走对,有可能走错,现在市场份额并不大,要是走错了怎么办?

王石:错是不会错,可能是竞争力不是很明显。一个是成本高,一个是消费者还不买账。但是我相信中国城市环境的恶化,消费者也越来越注意了。本身消耗的产品技术成本高一点,当然对环境保护是非常重要的。比如说最近冬天中国北方的大城市,包括北京,连续长时间的雾霾,长时间的雾天气,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空气污染造成的。大家都知道一个是燃煤的污染,再一个是汽车尾气,再一个是建筑工地的扬尘。搞住宅产业化来讲,在工地施工好了之后到现场基本都是封闭的,可以把对扬尘对空气的污染降低一些。

主持人:刚才提到了住宅产业化,我们看到最近万科从B股转到H股,这是什么动意呢?

王石:当然现在这个转的过程还是走程序的过程,还不便多说什么。但就B股转H股或者B股回归A股这是一个方向,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品种已经不起融资作用了,恰好是这样的时期,所以证券主管部门来鼓励如何让B股激活。

主持人:因为之前您好像在北大也做了报告在谈住宅产业化这个话题,您觉得在国内像您这样呼吁的企业家多不多?还不像新加坡、香港已经形成一种气候了,大陆还不是很多,去年有四十几家通过,但是还是比较少,为什么呢?

王石:它是这样的。像住宅产业化来讲,提到这点应该是很可惜的。我们知道住宅是个工艺,但是它施工的方法,施工的工艺还有点粗糙,很多工人都是亦工亦农。我们知道住宅产业化来讲,它就是讲精度,讲合理的系统的整合。实际上住宅工业和其他工业像电子工业、家电工业,可以说和它们相比相当相当落后,它们是早就完成了工业化的过程,在这个基础上进步和竞争。

而住宅产业化还是在很初始的阶段,正因为很初始,所以大家都无所谓。但是反过来真正重视起来,应该从初始到住宅产业化,这个并不是很多,毕竟它是很粗糙的。提高质量,并不是很容易的。再加上要达到日本住宅产业化,还有相当长的时间。但是像我们这样要完成初级的过程并不是很难。所以我相信只要是国家重视,国家政策上进行这样的限制,你必须做好。

第二个是给予鼓励,你做了,我就给你鼓励。你不做,我就不允许你进入。所以我相信在未来三五年,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当中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不仅仅是住宅产品的质量会有很大的提高,再一个这个是和绿色建筑、环保整个是齐头并进的。

万科真正持续的增长2016年才开始

主持人:万科去年销售额已经破了1400亿,这已经是世界上第一个过200亿美元的房地产公司。现在来说,像您提到住宅产业化,是您在给万科找出路,还是您觉得这200亿美元你们已经到顶了?

王石:在万科成立20周年的时候2004年,我们当时预计十年之后到一千亿,那个时候万科的经营规模还不到一百亿,实际上我们到了2010年达到了一千亿,提前四年。一般来讲过了一千亿可能对这个企业就在玻璃天花板上了,再增长也会有限了。但是就我的观点来讲可能恰恰相反,因为万科进行住宅产业化,进行绿色建筑,到2016年的时候,我们刚才讲2015年万科整个住宅产业化系统完成,应该说万科真正持续的增长是2016年才开始。

主持人:您那时候有估计它的规模有多大吗?

王石:万科是上市公司,你们记者怎么推测是你们的事,你让我来推测就非常不方便了。当然你可以推测一下明年万科会有多少。我就说了,真正的增长,因为所谓的住宅产业化以合理的资源配置,合理的系统整合,真正的增长就是有质量,生产好的产品,均衡增长,因为本身这个市场是非常庞大的。我们知道中国虽然房地产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但是真正的房地产过程当中发展是在城市化过程中,现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才过50%。所以我相信中国城市化在70%之前是不会停住的。

主持人:您觉得房地产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王石: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主持人:但是我们觉得比较悲观的情绪在弥漫着这个房地产市场,包括以谢国忠为代表的,刚才您也提到说城市化有50%,将来可能达到70%,还有20%的空间。但是现在我们看到基本中国房地产业,像万科、万达,万达当然是商业地产,这几大巨头的市场被大大地占领,将来会不会出现所谓的中国的寡头时代,会不会这样?

王石:是这样的,所谓对房地产市场悲观,可能你刚才提到经济学家谢国忠,他的悲观并不是说小房产商没有空间,他的悲观是泡沫要破灭。

主持人:您觉得这是个泡沫吗?

王石: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你提了几家,是不是把其他中小房地产都挤走了?根据美国和日本市场的经验,房地产是非常特别的行业。比如说互联网、IT,有个腾讯,有个新浪,再有个搜狐,其他的就很难再进入了。包括连锁零售有三四家大的,其他家就没有空间了。房地产是不同的。房地产商的地域性非常非常强。所以第一你看不到非常成熟的跨国的房地产公司,基本都局限在国内。第二个你也很难看到在一个比较大的国家,一个房产商在任何城市都有它的影子。比如美国前五大房地产公司,它们的市场份额加起来也就是16%。日本前五大加起来只有20%。中国现在加起来前五大有8%。所以它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即使它占到20%,大头80%还是中小房地产商的。

所以说很多民营的发展很悲观,我觉得那是没有必要的,因为这是行业所决定的。但是确实有这么一个情况,你们发现在市场调整之后,市场不好的时候,大的发展商、专业的发展商就比较容易渡过难关。反而在这个时候它是在难关的时候扩充,它一定要搞专业化。房地产好做,我做房地产。股票好做,我炒股票。期货好做,我做期货。

主持人:刚才你提到一个专业化的问题,因为几年前我访问过您,万科要做最后一个住宅开发商,万科坚决抵制做商业地产,现在您还在坚持吗?

王石:我从来没说万科不做商业地产,我只是说我们是不是要多元化。万科主要是住宅为主。我说城市总有一天不需要住宅,那最后一套住宅是万科做的。这是我说过的一句话。万科从来没有回避过商业,但是我们不会把商业当作一个主流产品来做。这是非常非常明确的。

主持人:那就意味着万科可能也从一部分商业的……

王石:一定会的,因为现在城市的综合体,住宅只是其中一部分,你不做,就等于你从城市退出去了。

主持人:之前跟咱们万科的高管聊,说你们将来可能要做一个类似专业的养老的社区,有这种想法吗?

王石:专门的养老社区,当然是一种新品种,也属于住宅的品种之一。当然万科会涉及。就我个人感觉来讲,中国如何养老的居住往往和西方相比,中国养老社区搞得如何好,如何提供各方面的保障,这种情况我相信在中国也会有。但是在中国的更多的情况还是混合在一起,养老住宅不会独立存在,更多的是在原来的混合社区专门开一块给老人提供无障碍的交通设施,再提供更多医疗方面的保障和紧急救护的系统。这样一个特点。我相信这个还是和技术生活和文化有关系。因为在西方来讲,18岁之后就要独立于家庭出去了,一直到老年的时候还是独立。所以你不可想象在中国这样一个地方,始终都是两代人在一起,小孩上大学,恨不得陪读去,这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小孩读大学,家长要陪读,这是不可想象的。

我觉得在中国更多的老年社区是属于孤寡老人,他没有下一代,所以是一个单独的社区。在中国当然也会有小孩,有第二代、第三代单独住,喜欢独立,但是我相信这不是主流。所以应该说万科的重点是在原来的混合住体中增加这样的设施,增加这样的品种,增加这样的服务,应该是这些方面同时在进行。中国市场非常非常大,既使一个很小的单独的老人社区也会有很大的市场。

房地产市场两三年会软着陆

主持人:我们每次接触万科就感觉你们会看到很多未来的东西,现在看来万科已经过了1400亿,但是万科这些年走来一直很平稳,包括去年房地产行业相对来说是低迷的,你们保证了20%的增长,你们靠的是什么管理架构或者是什么管理方法保证每年20%的增长,因为1400亿足够大了?

王石:万科很主要的一个策略是,它是搞主流消费者刚性需求的。我们知道宏观调控中更多的调控是投机性的押注,或者即使不是投机性的,投资性的,它也来给你押注,更多的是高档消费。而本身中国城市化过程中,年轻人需要结婚生小孩的刚性需求是刚性的需求,这是很大的市场。

第二个就是万科更多的集中在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发展。从地理分布来讲分四块,华东、华南、环渤海、东西部。所以实际上各个不同的经济圈经济发展的情况也不一样,所以万科有四个经济圈,有的可能是增长速度慢一些,有的增长速度快一些,至少每年都有平稳的增长。

第三个刚才专门提到了万科坚持住宅产业化,坚持精装修。

所以我们一方面看到这两年宏观调控对房地产市场有些影响,我们应该看到有什么影响,对盲目开发的影响,对盲目投资的影响,但是对真正认真开发的,你瞄准这个市场的,应该是一个机会。这里不妨回应一下你刚才提到的谢国忠对中国房地产前景的悲观,从某种角度上他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现在这个价格和人均的城市收入是相悖的,甚至已经到了购买力的20年、30年的工资总额才能买到房子,甚至买不起房。但是好在第一不是全国都是这样的,主要是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这就是为什么中央坚持宏观调控。这两年我个人认为宏观调控见效了。但是如果能持续这样微调,再这样坚持下去,再有两三年房地产软着陆是可能的。

主持人:你觉得两到三年房地产会软着陆?

王石:如果这个政策还有一个持续性。当然应该看到现在这么多货币,所以当时要调控它确实非常非常困难。再加上地方要依靠土地财政。所以如何来继续调整见效,应该是考智慧的。

主持人:我个人对万科觉得很有意思,大家都知道您的个人爱好是登山,包括去航海,这么大一个超大级航母,靠刚才说的三个东西来把控万科往前发展,那么日常管理是怎么做到这么细致的?包括你要签字。有的时候你在国外……

王石:要仅仅是签字就比较简单了,现在有DHL,要签字是很快的。这个倒不是主要的。主要来讲是团队要制度,要系统,要监督。万科这么多年,相对来讲比较成熟,当然我们也面对一个问题,万科一直是这种组织结构,一直是在调整之后微调,但是我们又面临着经济到一定的规模之后,比如三千亿、四千亿之后,这个模式应该怎么办?刚调整完成过一千亿,很快就会看到再有两年就过两千亿。如果按照刚才讲的2016年真正开始,那到这个规模来讲三千亿、三千五百亿、四千亿、四千五百亿,它会是这样的增长。所以我们现在这个架构,它一定不断地进行调整。但是对万科管理来讲,顺便可以告诉你,现在郁亮也准备去登珠峰去,不但是我在哈佛学习,他也准备登珠峰去。也就是说这个制度在这样一个团队这么多年的培养下,应该是比较健康的。

谈哈佛游学感受:文化层面学习最重要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了哈佛,因为你是2011年到哈佛有一个演讲和你人生的三个难度,第一个是创建了万科,第二个是登珠峰,第三个是产业化。最近关于您个人的婚姻问题,社会上传得很多,这个问题可能比较尴尬?

王石:这个没有什么尴尬的,隐私问题我从来不谈,以前没有谈过,现在不谈,将来也不谈。

主持人:现在来说在哈佛演讲之后,您用外语讲了20分钟,您现在为什么不到哈佛读这个……

王石:刚才那个论坛都是用英语的,你到哈佛来讲,从个人来讲,它是修为。从企业来讲,还需要不断地自我更新。因为你作为董事长,个人修为虽然是个人的事情,但是你对中层就是一种无形的动力,一种行为。这是万科国际化的一个潜移默化的动力。实际上万科的总部人员不是很多,三百多,但基本上30%都是海归,而且预计在两年之内总部的海归人员上升到50%,这就是国际化的一个表现。你刚才提到的万科低谷的转型,包括去年万科并购香港的公司,预计今年我们在北美就会有具体的动作,第一季度在美国就会有投资项目,陆续会在其他国家投入。这是国际化的一部分。

说到我个人,刚才说修为,50岁到60岁是登山,到60岁到70岁登山就告一段落,到大学去教书。实际上我从2009年就在香港科技大学签了一年的合同,在那教书。2010年的时候又签了两年合同,2011年和2012年在香港科技大学驾过三年书。去年又签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这个科目签了五年,签得比较长。就是2012年到2016年,预计今年还要签新加坡大学,差不多三分之一的精力是到大学当教书匠。

主持人:为什么想到当教书匠了呢?

王石:因为民族的希望,一个国家的希望在下一代,在教育上。中国的改革开放走到这一步了,需要更多的人用新的观念、新的方法来进行创业,进行工作。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讲,应该说是百战归来再读书,可以说百战归来再教书,你仅仅是靠你的实践经验来教书,我相信必须要再梳理,再整个结合起来去教书,对后代更负责任,对自己有很好的一个经历。

主持人:在哈佛这两年学到了什么?

王石:这个是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的。

主持人:最大的感受?

王石:最大的感受是……

主持人:你可以用外语和外国人对话了?

王石:那个不是我最头疼事。李嘉诚现在也不会外语,并不等于他不能和外国人对话,他的地位,他的影响力,他的条件,他可以用最好的翻译。对话只是一个工具。最主要的还是你是在攀登一个知识的高峰,跟过去十年物理的登山完全不同。我曾经两次登上珠峰,多人问我登珠峰难不难?我说当然很难,但是不像你想象得那么难。但是我来哈佛之前,我会想象得非常难,但是实际上到了哈佛之后,比我想象得还难,但是非常非常值得。

我们改革开放到现在企业制度,到现在企业,基本来讲是西方文化的一个产物,现代社会的一个产物,我们是在向他们学习。但是可能种种原因,我们更多的是向他们学习如何在技术层面、工具层面,如何去赚钱,如何去生产,如何达到精细的程度。实际上我到这里来不是去学习这些,因为万科有很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很多即使没出去的,在本地也接受了很好的教育,也知道如何。我想去哈佛学习,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这么做?应该是文化层面更深了一些,这样你才是知其然,知其所以然。所以我为什么去哈佛学习,一待两年就过去了,当然这两年对我来说还是很不够的。

主持人:还要在哈佛待多久?

王石:大概再待一学期。秋天准备去剑桥,剑桥之后是耶路撒冷。

主持人:我们可以这么理解吗?哈佛一年毕业之后……

王石:没毕业,它就是一个访问学生在这里待两年半。

主持人:哈佛的学业生涯结束之后,您大部分的时间是教书,还是学习?

王石:还是继续学习。还是像在哈佛一样,只不过地点换到剑桥,再换到耶路撒冷,伊斯坦布尔。

主持人:从之前登峰到学习上?

王石:对,现在登知识上的山峰,这个要难得多,但是非常非常值。再有一个体会是,我去学习之后,很多人都说哈佛有老年大学吗?好像你这个年纪怎么还到那学习?第二个来讲,那也教中文吗?第一,我说哈佛没有老年大学,年龄上没有什么区别,有比我年龄还大的。第二,他们全是英文比较好的。正因为它不是作为一个老人的心态在学习,所以你突然获得了新生,因为你脑袋过去相当一段时间不用,又叽叽嘎嘎开动起来了,才真的觉得意想不到的一种状态。

主持人:感觉你很享受这种学习状态?

王石:那当然,当然也很痛苦。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万科已经平稳发展了,但是万科在你的生命中还是十分十分重要的,将来你希望万科是个怎样的企业?你个人跟万科的这种关系感觉是很特别的一种关系,因为没有一家企业的董事长像你这种管理是这么松的,我们理解既松散又紧密,紧密是你定了方向,松散是感觉你在学习,登山,将来你和万科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王石:从目前来讲还是这个状态。

主持人:你希望万科将来会是什么样?现在除了产业化之外,因为目前它已经做到世界第一了。

王石:简单来说,万科将来如何发展,实际上作为一个企业一定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还不仅仅是产品的问题,是在推广一种文化。这种文化不仅仅是这种产品让消费者来享受,更多的是影响着整个社会的进步。像二战之后,日本很多的企业,索尼松下、丰田,像丰田的工作坊不仅仅是在汽车行业,在跨行业都有涉及。我想作为万科来讲,如果它能继续发展,我希望它能成为这样的企业,不仅仅在行业上是独树一帜,作为一个领跑人,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企业,在跨行业当中也能推动社会的进步。整个来讲,万科的产品真的是在建设社区,这是城市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所以万科有一句话是“让建筑赞美生命”,这就是我们希望的。

主持人:谢谢王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