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李晓华文章 :在太安,一棵桂树的行走方式  

2013-12-21 21:21:1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太安,一棵桂树的行走方式

                   李 晓 华

 

      一棵桂树生在何处,那是老天的事情;我们所知道的它长在万州太安一个叫小湾的地方。是一直落于人的视线之外还是总在人的看护之中?总之,它年轻时没有被攀,被折,被斫,没有变成桂栋,桂棹,桂舟,才活得天日不知,活出金贵之身,从玉质碧枝圭蕊的家族中获得“金桂王”的桂冠。现在,即使有人想将它斫枝斩叶、捆根缠须挪到别处怡人或悦己,恐怕对其饱经沧桑的躯体也无能为力,因为它已属于时间和风了。

一个人如果总钉在一个地方或一件事情上不挪动,会被自己和别人认为没出息,因为站着站着就被土埋住了,就不得不挪动或者折腾。一个四处挪动的人见多识广,这见识如果在脑子里,化成泥土;如果在嘴里,飘在风中;如果在血脉里,子孙皆不知;如果在家谱里,浓缩成指下泛黄易脆的符号。几百上千年都没有挪动的太安金桂见识内敛丰富,没人能读到,也没人能读懂但却储存在木纹里从未丢失。一个人行走的半径越大,见识越广,当他回到起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来这世走一遭,不过重复了树的一次叶归根而已

    人挪活,树挪死。桂树自己没有脚,它不会自己挪动自己。人不仅挪动自己,还要挪动一切可以挪动的东西。太安金桂,不知是人挪动它到太安,还是因为有它,人才挪动到太安。从前,很多人活着的时候,往往要植上一棵树或一片林。一个人年轻时的成长比一棵桂树快得多,他会从树那里耕耘骄傲;成年后的人不再长高,仰望一片茂林却也可以收获依靠。虽然大多数时候,树活着,花仍香,人却死了。死的时候,还要拉着一棵树陪着,如果能够睡在一棵自己中意的树身上,是寿终正寝者的最好归宿。如今,世易时移,与一棵树相伴而眠,只能是集体回望一种美丽乡愁

    一棵树叫什么名字,不由它自己决定。年轻的桂树是无名之辈,没有谁无聊到给一棵无名的桂树取名,即使有的地方流行小孩栽树的风俗,也没见谁给孩子取名时顺便给树也取个名字,或者觉得一棵树即使有个名字你叫它也不会答应,便觉得多此一举。但太安金桂长着长着就高大了,就开阔了,就年长了,就长成一棵高21米,胸径1.9米,冠径16米的桂中“高富帅”当此之时,谁可漠视?于是,遍查族谱方志,走访东西南北,命之曰:中华金桂王。于人,也许可以据此上演一出“一登龙门则声价十倍”的好戏,而太安金桂却依然故我,不喜、不悲、不怒、不嗔。

     其实是很怕无名的。为人父母者,在孩子出生前后往往深思熟虑或见子打子起小名或大名,贵的溯《辞源》《辞海》寻《诗经》《尚书》亦无以言表,贱的可以随物赋名阿猫阿狗也成。一个人可以若干次的被命名,也可以若干次地自我命名,改名,换名和出名或埋名、匿名。因此,每个人都有一部命名史。但最终大多数被除名人死了,名字也死了,也许比肉体死得更早更彻底有名字与有名气实在不是一回事有的名字流芳百世,有的名气转瞬即逝。

 一棵没有短命的桂树寂寥或喧哗地活多久,它从不自作主张。要它命的不仅有命运,还有风雨雷电鸟兽虫蚁这些大自然的孩子,最贪婪最要命的那个孩子是人。一棵桂树的族谱写在它的躯干上,从皮肤直到內心脚下的路在走,身边的云在流脚下本没有路,有了开荒的人,有了种地的人,有了走路的人,有了傍家的人,也便成了路。路是人的路,与桂树无关,桂树的路在它的脚下,只有泥土和水知道。

人自以为要知己知彼,不仅想探知桂树的脚印还想弄清它的年龄。在太安的土地上,它何时生,何时是凤凰于飞的欢声中落下的《山海经》招摇山之桂子?是某个不知名的太安先祖营造的“玉阶桂影秋绰约”之境界?还是野生野长于深山老林不求人识?桂树不屑人们口耳相传抑或不懂科学碳测600年?一阵微风掠过,它缄默地摇头摆手,不道不道1100年?一阵暴雨浇过,它喘息着疏枝展叶,无语无语1300年?一阵鞭炮响过,它静穆着余香剩馥,勿念勿念。所有关于年龄与过往,一圈一圈暗藏于心;所有关于阅历与见闻,只一缕一缕香赋于蕊。

没有夭折的人可以自己选择寂寞或者热闹: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大多数人固然困顿穷苦也不会胡作非为,但不喜欢门前冷鞍马稀,即使山野村夫,也巴望着客走旺家门。也有少数人选择于山隐于市。有人是为了忠诚,比如伯夷叔齐;有人是为了气节,比如陶潜;有人是为了等待,比如诸葛孔明;有人是为了自安,比如王维;有人是为了避祸,比如躬耕太安的牟仲泰。人是有族谱的,牟氏族谱就记载了这个家族祖先的行走半径:居庙堂之高已预料活之艰险,处江湖之远何曾想死后留名?

     江湖之桂永远不会自己摇身一变而成庙堂之贵。弹压西风擅众芳,十分秋色为伊忙?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朱淑真《秋夜牵情》)其实,桂与人心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却总被不断解读:兰桂齐芳,人之大喜悦“桂棹兮兰桨”(屈原《离骚》),屈原最早把桂归入他的香草美人象征谱系;“安知南山桂,绿叶垂芳根。”(李白《咏桂》)李白为了突显自己的高洁,不仅讽刺“土豪”,还拉“桃李”来垫背;朱熹说桂树 “木末难同调,篱边不并时”(朱熹的《咏岩桂》),那是朱熹孤高自赏的意思,不是桂树的意思;“愿公采撷纫幽佩,莫遗孤芳老涧边”(苏轼《八月十七日天竺山送桂分赠元素》),任人借之赞己或媚人从不言语,任人采佩或赠人亦不言语;“自是花中第一流。梅定妒,菊应羞。画栏开放冠中秋。”(李清照《鹧鸪天·桂花》)连李清照也不惜贬低与桂毫无攀扯的梅菊,攀附于和桂有那么点子虚乌有传说的中秋,攀比花中自诩“第一流”。人喜欢比附万物苍生,貌似睥睨一切,却无自信做自己。需攀扯,攀附和攀比,才能确一定的位置。人的很多心思不能直言不讳,需要拐弯抹角、指桑骂槐的修辞,夸张比喻人、象征皆是人们惯用之伎。

     在太安,一棵树有它自己的行走方式,土肥水沛,它根向土扎,枝往天生土瘠水欠,它根会向土扎得更深,枝会天生得更努力,从不霸道横行。无论是立在崖畔还是站在篱边,无论是显于中庭还是偏于后山,不欺岁枯荣的原上草,不慕亭亭净植的池中荷。它生得太安,长在太安,长得太安,守得太安,不仅人放过了它,连数千年的天火雷电都放过了它,一不留神竟修炼成“不朽精灵”。

     行即不走。

     不走即行。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