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陵江舟的博客

你是时间吗?不是;你是风吗?不是。我是时间和风。ljz0216@163.com

 
 
 

日志

 
 
关于我

真诚的交流来自于生活的感悟,如果人生需要光彩,我就是能够激发灵感的题目,愿你我在流电飞驰中也有美好的一刹那,久久飘荡,不散。

网易考拉推荐
 
 

突然间,我泪流满面  

2014-02-17 22:02:52|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必须承认我是一个愚钝的人,从春节直到现在,我的头脑里,居然没有一丝诗意掠过。看了那么多的人,走了那么多的地,却原来都是一片空白,什么感悟也没有,什么灵性也未见。按常规,到现在应该是可以有那么一点点的文字流出来的了,可是,没有。
        当然,触动心的,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细节的地方,其实还是有好几处的。比如,在离开老家的时候,母亲送我们的时候,隔着一条田埂,我回头看到了母亲的形象,仿佛比过去更加卑微了,身体也小了,矮了。突然间,我知道了这个我生活了19年的地方,其实就是母亲的村庄了。去年8月送儿子去成都时,我、妻子,还有儿子一道,顺便回老家去了一趟。我特意来到了屋对门的竹林田上,想从那里去看看小时候常常游泳的那个小河沟,据说是现在已经被拦腰作了电站。结果因为茂盛的野草严严实实地遮盖了村民们曾经赶场必走的大路,不仅是脚步,而且连视线也无法望出去了。我一时无语。归来后,我写了一首诗歌:《谁在改变野草的生长方向》,后来发表在《重庆日报》农村版。去年的春节,我回到老家后,也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我把村庄丢了》,也发表在好几家刊物上,并获得了同行们的高度赞许,说我的文章有高度,写得深刻。今年的春节,初三的上午,我又回到了老家,吃饭之前,我再次去到了竹林田上。然而,曾经遮住了大路的野草被割掉了,去往祖上的墓地的路也通了。原来,母亲把野草割掉了。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点触动了,这大概就是母亲与野草的关系了。我想写一首诗歌,题目就是:母亲与野草。
        上周五,也就是2月14日,元宵节,我陪同儿子去成都报名读书,父子俩自然是彻夜长谈,难以入眠。儿子说:老梅,你还兴奋呢。是的,我确实很兴奋,我的学校学历只能是一个专科水平,虽然后来读了党校的本科毕业证书,可是,你懂的,这个不算。看到上研究生的儿子的一个个细节,我其实内心还是蛮受用的。比如,他担心我找不到动车站,走丢了就会在成都“流浪”,专门从温江坐车陪同我,买好车票,反复交代细节和流程,然后又是若干次的电话陪护。最让我受用的还是,在分别的时候,儿子说:来,抱一下。然后,父子俩相拥而别。我真的在心里有一股暖流:儿子,真是一个好儿子。
        今天(2月17日)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给母亲打了电话,倒春寒正肆掠,脚很冷,我在办公室里开起烤火器烤脚,母亲却正在竹林田外的一块地里割草,汗水打湿了衣服,气喘吁吁的样子。母亲说到这样一个细节:我的大舅,也就是母亲的大弟弟,在春节期间本来约好了是要在老表的家里见面的,但却终究不肯与我见面,他给母亲说:我现在也老了,不好见他们了,看见了会笑话。听母亲这么一说,过去与大舅的交往一下子涌上了心头,突然间,我泪流满面。握着电话的手也不听地颤抖。这之中当然还有很多的细节没有交代。我的大舅没有结婚,无妻无子。我的脑海里突然涌现了这样的句子:年轻时,大舅是有家的,大舅的家里只有大舅一个人;现在,大舅没了家,大舅的家在敬老院。大舅给母亲说,每天都有人从那里抬出去,那些有子女的老人,就通知子女;没有子女的老人,就集中放在一个地方了。我不知道大舅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但他一定在想着自己以后老了会是什么样子了。
        春季期间的这些经历,我的内心真的很不是滋味。尤其是我也已经到了快50岁的人了,联想到自己还有处理的一些事情。可是,直到现在,我居然没有写成一点成型的文字。压在我的心里的,是一份沉沉的感觉。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